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8年12月30日 星期日

瑞士2018年第三及第四季郵票

終於到了二〇一八年最後一天,在今年最後一篇文章以回顧一下瑞士今年第三和第四季新郵票作為終結,今年的瑞士郵票題材算是吸引,全年四季的郵票都有訂購算是近年的一個紀錄。

第三季郵票在九月六日發行,除了《教宗訪問瑞士紀念》(Papstbesuch in der Schweiz)是六月二十一日發行之外。其他郵票包括《瑞士火車站》通用郵票(Schweizer Bahnhöfe)第五輯,今次是四枚最低面值郵票;《瑞士風光:Alpstein》(Typische Schweizer Landschaft – Alpstein)小型張,小型張照片拍攝較為灰暗,雖然滿足了一些真實照片拍攝的郵票愛好者,但誠言並不吸引;畫家《Ferdinand Hodler逝世百週年紀念》(Ferdinand Hodler 1853 - 1918),選取一幅經典瑞士風景畫;《義大利語州份百週年紀念》(100 Anni Pro Grigioni Italiano);另外還有《特別祝賀》(Spezielle Anlässe)、年度漫畫《Märchen》和《瑞士撲克牌》(Schweizer Jass)小版張共十八枚郵票,算是十分多了。

第四季郵票則是在十一月十五日發行,有長期系列的《兒童附捐郵票》(Pro Juventute 2018 – Unbeschwerte Kindheit),今年開始是兒童遊戲系列、《聖誕節》(Weihnachten),選輯四個山區小城冬日夜景、《集郵週二〇一八》(Tag der Briefmarke 2018 Allschwil),今年會在Allschwil舉行外,尚有《瑞士火車站》通用郵票第六輯,這枚是這通用郵票系列最後一枚,高面值4法朗描述蘇黎世中央火車站;限量印行的雕刻版小版張《藥用植物》(Heilpflanzen)以及瑞士傳統料理《瑞士芝士火鍋》(Fondue),共十四枚郵票。

一如既往都有製作了一些封片,如常一樣首日封以作為退回極限片之用。

第三季郵票我只選了《特別祝賀》郵票中四葉草一枚作了極限片,
這種片在網上極為常見且價格便宜,只是首日圖戳似乎未有配合一致。

今年的《兒童附捐郵票》開始了兒童遊戲系列,包括了
吹泡泡和砌積木,都是經典的日常遊戲。砌積木的明信片我暫時找不到了,
只找到法國的吹泡泡廣告明信片,構圖有趣。



瑞士山區小鎮夜景其實頗為美麗,在冬日白雪紛飛的日子更為異常浪漫。
今年四枚郵票所在地郵局都配有風景日戳並可蓋在首日封片上,
然而溝通錯誤結果全部錯誤蓋上首日特別戳,極為遺憾。

每年集郵週都會順道發行枚郵資明信片,今年繼續挑選了舉辦地一枚
古舊明信片重新印製,用此作一枚極限片算是一個紀錄。




家傳戶曉的瑞士火鍋今年再度登上郵票,或許是這麼多年來除了
某套通用郵票外正式有一套郵票以瑞士火鍋為題材,這料理在阿爾卑斯山區的
法國東部和瑞士頗為盛行。

《瑞士撲克牌》郵票如果倒貼在信封是頗有趣味性,只是
官封並未有此貼法。我就買一版作此實驗,順道用作把寄去的四葉草極限片退回。

《藥用植物》限量小版張為瑞士近年少有的雕刻版郵票,昔日瑞士郵票印刷廠
每年為國內印刷不少雕刻版郵票,可是自結束營運後都是倚靠荷蘭或
奧地利承印雕刻版郵票,而且效果不及當年精細。

第四季的全部極限片我選擇了貼上《瑞士火車站》通用郵票的信封退回,
全系列十五枚都貼上八枚了,不過餘下七枚都是高面值郵票,
恐怕要在基本郵資下全貼七枚在一個信封上比較困難。

2018年12月23日 星期日

澳門新Newvision郵資標籤機簡篇

自從數年前舊有的郵資標籤機被人刻意破壞以獲取停售的五角、一元及一元五角郵資標籤,再加上機器開始缺乏零件維修,澳門郵政去年已經傳出有意引入新款郵資標籤機取代老化的機器以及增加郵資標籤機安裝點,最終於二〇一八年初從新郵預訂單據中透露會引進葡萄牙廠商Newvision製作的郵資標籤機設備。新的Newvision 郵資標籤機分為Elite及Prestige兩種型號,Elite為較大型的一部機器,多數安裝在郵局內;Prestige則是較細小,適合在戶外或較狹窄環境。Newvision 亦是葡萄牙郵政目前使用中的郵資標籤機,於二〇一四年全面取代全國舊式Crouzet、Aimel及SMD郵資標籤機,使郵資標籤不再分長型或短型,再度統一。目前來說葡萄牙每半年更換標籤一次,每套都會是三種圖案,我曾在之前網誌介紹過第一和第二組的《葡萄牙蝴蝶》(Borboletas de Portugal)郵資標籤。

澳門的新郵資標籤機都計劃在隨「澳門2018第35屆亞洲國際集郵展覽」開幕當天正式開放公眾使用,以配合紀念郵展的郵資標籤。澳門郵政並沒有跟隨葡萄牙郵政使用一樣的票幅及自動黏貼標籤,而是繼續和舊有系統一樣的傳統背膠紙捲,不過新機可打印收據並接受澳門通付款,方便快捷;而然仍然接受以硬幣購買郵票,只是多餘的零錢不退回錢亦不打印郵票作找續用途,故如果要使用新款標籤機一定是以澳門通交易最為妥當。

Newvision新機首日共有九部標籤機可以使用,三部(機號44、45及46)在威尼斯人郵展會場外其餘都安裝在郵政總局、郵政博物館以及四間位於氹仔及本年新設的筷子基郵政分局,值得注意是只有筷子基郵政分局安裝了Prestige型號,其他都是Eilte。所有新機均配用《澳門2018第35屆亞洲國際集郵展覽(二)》郵資標籤,可能因為太過「電腦化」或者未似Nagler N104可找續五角及一元郵票,新機完全不吸引集郵者輪候購票,郵展期間曾到訪郵政總局、筷子基郵政分局及郵展會場都輕鬆購買郵票,而Klussendorf型標籤機亦不甚多人輪候。不過可惜的是澳門郵政只開放購買十二種常規面值,其他便民的功能並未開啟。

我對《澳門2018第35屆亞洲國際集郵展覽(二)》郵資標籤興趣不大,只期待這票盡快賣完並換回一般的《舊街小巷》通用郵資標籤,經過漫長的三個月終於在十二月三日換票,同日紅街市郵政分局外的Newvision Prestige新機啟用(機號48),以取代早就壞機停用的Nagler N104(機號27)郵資標籤機(更新:應該是已經重修妥當準備更換《豬年》郵資標籤)。

隨著市民熟悉Newvision郵資標籤機操作,新機不久的日子必然會取代全澳Klussendorf及Nagler郵資標籤機,就十二月初所見巴波沙大馬路原設的Klussendorf(機號9)已經換上Newvision Prestige郵資標籤機,而因為郵展被移到威尼斯人會場的Klussendorf及Nagler郵資標籤機則全部並未安裝原來位置,這些都很大機會被Newvison取代。

時值聖誕前夕,謹祝各位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澳門2018第35屆亞洲國際集郵展覽(二)》郵資標籤首日封,
官封仍然貼上Klussendorf打印的郵票,我則使用由筷子基郵政分局外
Newvision打印的八元郵資標籤補資在筷子基郵政分局寄出。


筷子基郵政分局外的Newvision Prestige郵資標籤機,
使用第二天便暫停服務。

《澳門2018第35屆亞洲國際集郵展覽(二)》郵資標籤之
極限片,當然銷原地郵政總局日戳。


在郵展最後一天嘗試探訪黑沙環郵政分局寄出貼有
《澳門2018第35屆亞洲國際集郵展覽(二)》郵資標籤的
紀念封,該局外的Nagler N714(機號31)郵資標籤機係
被移到會場機器之一。


黑沙環郵政分局(上)及望廈郵政分局外(下,Nagler N714,機號33)
原郵資標籤機位置被木板圍封至今並未裝回。

紅街市郵政分局外Nagler郵資標籤機貼出通告停用,隔鄰的
Newvision Prestige新機準備就緒隨時啟用。

紅街市郵政分局新機隨十二月三日隨全澳Newvision新機換上《舊街小巷》
郵資標籤啟用,即時試用並隨即寄出一掛號郵件去香港。

三款郵資標籤機打印二元郵票的分別,從上而下是
Klussendorf、Nagler及Newvision。

Newvision新機打印的《舊街小巷》郵資標籤補櫃枱電腦標籤
從嘉模郵政分局寄出。

當然,少不了是極限片,原地又是郵政總局。


在郵政總局寄出的保價郵件(上)及欠資郵件(下)。

Newvision新機換票當日有機器出現錯誤,其中一款是
裁切偏差形成「雙眼票」。

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本年度雀鳥郵票實寄封選輯

時近年尾,又是總結今年收到的集郵品,其實有些今年收到的雀鳥郵票實寄封曾經介紹過了,在這裡不再重覆。回看今年所收到的實寄封大為減少,在貴精不貴多之下這些都算是精品符合既定的收藏標準,至於其他較普通的我就不作介紹了。


格陵蘭和法國南部領地去年聯合發行一組《極地雀鳥》的郵票,當中只有
北極燕鷗 (Arctic Tern)及南極賊鷗 (South Polar Skua)同時出現在
兩個地方的郵票之中,格陵蘭另一枚郵票選了白尾海雕 (White-tailed Eagle)
而法國南部領地另一枚郵票則是國王企鵝 (King Penguin)。北極燕鷗和南極賊鷗
兩者都是在兩極之間游走的候鳥,而已南極賊鷗是北極燕鷗和國王企鵝的共同天敵。

南佐治亞及南三文治島接近每三年都發行「世界自然基金會」的郵票,
今年選擇了馬可羅尼企鵝 (Macaroni Penguin),回歸基本,四枚一套的郵票
只展示四幅不同時期馬可羅尼企鵝的圖片,比近年多數一票一物種
的套票更有深度。

福克蘭群島在第四季聯同其他同是Pobjoy Stamps代理的郵政機關
一同發行《遷移物種》(Migratory Species)特別郵票,福島選的兩種物種是
南跳岩企鵝 (South Rockhopper Penguin)及灰水䉜鳥 (Sooty Shearwater)。
郵票底圖極為清晣畫出物種的遷移路綫。

非洲的馬拉維除繼續以小版張及多枚小型張型式發行那些千篇一律的
動物郵票外,就是繼續把多年前積存的雀鳥、蝴蝶等通用郵票拿出來加蓋改值,
上邊一個實寄封貼上了二〇一六和一七年度的加蓋票,不知是否發現有利可圖,
二〇一八年的改用紅色加蓋並且「無意間」製作了一些錯體票。

列支敦士登第三季度的郵票其中一組是《雀鳥的眼睛》(Vogelaugen),
就是把三種雀鳥的眼睛來一個大特寫,在印刷上更用上凹凸及
光油效果,實是不可多得的題材。


英國一年一度的物種郵票今年再次選上雀鳥為題材,是五種在國內常見的
貓頭鷹物種,十枚郵票分別是初生期間和完全成長的照片,不過除了
照片精彩之外,其實還有什麼優異之處?

闊別塞蒲路斯多年的雀鳥郵票今年回歸了,今次三枚的是鳴鳥物種。
這組郵票我也有製作了極限片,稍後有機會再選輯分享。

拉脫維亞年度雀鳥郵票今年其中一枚是銀喉長尾山雀 (Long-tailed Tit),
粉紅白色的雀鳥本身並不特別,不過繪畫的背景圖卻是
細雪紛飛,整體效果十分漂亮。

印度去年發行了兩套雀鳥郵票,第二套的《瀕危雀鳥》(Vulnerable Birds)
選取的灰頭林鴿 (Nilgiri Wood-Pigeon)、闊尾蘆鶯 (Broad-tailed Grassbird)
和印度鷚 (Nilgiri Pipit),都是印度西南部叢林出沒的特有種雀鳥。
印度郵票印製工藝粗疏,縱使圖案尚算精緻,但郵票並不吸引。

拖拉近一年的巴市亞新幾內亞和印度聯合發行的國鳥郵票終於在
二〇一七年最後一個工作日發行,看來拖拉的原因不外乎印刷質量強差人意。

中國大陸每年在七夕情人節都發行一枚雀鳥郵票,今年的是大雁 (Swan Goose),
值得注意的是四元是二〇一八年從中國大陸寄港、澳、台的基本郵資,
此資費實行十一個月多一點就被「打回原形」,回復昔日的二元基本郵費。

台灣今年再度發行一雀鳥小型張,內有四枚郵票分別描繪
反嘴鷸 (Pied Avocet)和黑腹燕鷗 (Whiskered Tern),其實黑腹燕鷗
較少在郵票上出現,本是十分有興趣,無奈設計實在過於老套,
極不吸引,興趣也大減了。

2018年11月23日 星期五

馬德拉群島發現六百週年

一四一八年,若昂 貢薩爾維斯 扎爾科 (João Gonçalves Zarco) 船隊因一次航行遇到風暴意外發現馬德拉群島東北方的聖港島,隨後在一四一九年再發現馬德拉群島主島,由此開始馬德拉成為葡萄牙第一個殖民地。至今年剛好是馬德拉群島發現六百週年,官方舉辦了不少慶祝活動,例如葡萄牙航空(TAP)首次以較大型的空中巴士A330客機以復古機隊顏色首航里斯本與豐沙爾航綫,然而當然少不了發行一輯紀念郵票以茲紀念。

雖然郵票題名為《馬德拉發現六百週年》(600 Anos da Descoberta da Madeira),不過票圖對於馬德拉卻著墨不多,四枚郵票圖都是聖港島歷史圖片並飾以當地農作物,或者因為官方在郵票介紹時認為只有聖港島真正在一四一八年發現而主島遲至翌年才被發現。

其實有點失望的是郵票並沒有若昂的肖像,只有其船隊和昔日繪製的地圖出現在小型張之中。不過無論如何這套郵票紀錄了歐洲大陸以航海方式向世界擴展,作為日後殖民時代的開端,實是值得收藏。

整套郵票的實寄封由原地聖港島寄出,整個島嶼面積細小
人口不多,祗有一間郵局而已。

聖港島在未被成為渡假天堂時都只是一個與世隔絕的農村,
明信片上可見山腳上之農地,當然亦有漁民捕魚。

第二枚郵票是島上民居放牧情況,馬德拉位置雖然和西班牙加那利群島
一樣鄰近非洲大陸但卻是截然不同的地中海氣候。

和主島一樣聖港島受到北非吹來的乾燥強風,
島上居民早就建有風車以練取蔗糖。

聖港市的主教堂和哥倫布在聖港島的古居,
現今故居已開放作博物館。

馬德拉的農作物因位處熱帶都是舆葡萄牙大陸不同,
除粟米之外當然還有曾經介紹過的香蕉。

馬德拉陽光充沛,除熱帶水果之外,種植觀賞花卉亦是重要產業之一,
顏色鮮豔的天堂鳥正是馬德拉代表花卉,極限片上郵票是豐沙爾花卉市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