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Sepac 2018:壯觀景色

由歐洲十三個郵政機構組成的「小型歐洲郵政組織」(Sepac)自二〇〇七年開始發行共同主題郵票,至今年已經是第九年發行,與「歐羅巴」不同的是組織一開始就純粹以集郵為目的作考慮,他們其中之一個加入條件正正就是「外地集郵顧客多於本地一半或以上」,而每年在最後一個郵政機構發行相應郵票時便會同時發行載有全部國家當年所發行的Sepac套摺一本。值得注意的是縱使十三個國家中其中之一是梵蒂岡,但卻從沒發行過相關郵票,實屬可惜,

今年度的郵票主題是《壯觀景色》(Spectacular View),當中十一個郵政機構都是直接用照片表達,然而直布羅陀則找來當地猶太人畫家Benjamin Hassan繪圖。一如以往,澤西、格恩濟、人島、直布羅陀、列支敦士登和馬耳他都是在一套郵票之中挑選一枚作為Sepac系列票,顧客如要集齊全十二枚票,除比較方便的是購買套摺外,這些郵政機構就必須整套購買了(但溝通一下亦可以只買那一枚)。

今年主題雖然是《壯觀景色》,不過看完郵票選圖其實並不壯觀,就以盧森堡為例就只是廢棄古堡前一個池塘而已;而格恩濟的水塘景貌亦甚為普通。話雖如此,今年嘗試把十二個郵政機構的極限片都收集完成,雖然只是十二枚郵票但其實找片是極其困難,列支敦士登、奧蘭群島和法羅群島都沒有自然舊片可選,幸好都有官方極限片補救。而最失望的莫過於馬耳他了,原先是有一片完全對位的明信片,卻被馬耳他集郵組丟失了,而補辦的郵戳亦強差人意。

十二枚極限片按發行郵票日期排列,而澤西、格恩濟、人島、直布羅陀、列支敦士登和馬耳他那些同套票的極限片則日後有機會再貼。

澤西的《季節系列》(Jersey Seasons - Spring)今年是春季,
一套八枚郵票在「倫敦春季郵展」首日發行,Sepac一枚是澤西
西南方的Portelet Bay與Le Guerdain。潮脹時兩者並不相連,但潮退後通往
Le Guerdain的小路便露出水面如明信片一樣。

人島一套十枚郵票《我們的人島年二〇一八》(Year of our Island 2018)
展示攝影師Simon Park環島的十幅作品,不過顯然照片相當沉悶,
Speac一枚拍攝地點是人島最西端的Niarbyl Bay,寧靜的小村莊只有數間傳統茅舍。

法羅群島因位處北海以北,經常受大西洋及北海惡劣天氣影響,
巨浪拍打岸邊實是普遍,票圖正是滔天大浪拍打首府托爾斯港岸邊停車場情景。

奧蘭群島同樣選擇海浪拍打岸邊作為票圖,時值黃昏,
偏紅的陽光從海浪中透出別有一番風味。

盧森堡建於十七世紀的Le Château de Beaufort 早就已經荒廢,
前邊的一個池塘或許有經過打理至今仍鮮有雜草叢生,郵票圖巧合和這片
上世紀七十年代印行的明信片角度一致。

格陵蘭大部分地區都在北極圈以內,係不少人觀賞極光的其中一個勝地,
這天文現象經常出現在郵票上,島東南方小鎮Kulusuk實是觀賞極光和冰川的熱點。

列支敦士登再次發行四枚郵票介紹境內最高點上的
十字架 (Gipfelkreuze),照片拍攝相當有氣勢,至於官方明信片照片
雖隱約看到十字架,但其實摸不著頭腦。

很多人錯覺南歐國家都絕少下雪,摩納哥今次便選上一幅下雪時從山上
望蒙地卡羅的情景照片,只是用放大鏡看清楚票圖整個蒙地卡羅並沒有積雪。

馬耳他郵政在去年舉辦了一場徵相活動以用作今年新郵票的題材,
最多票數一枚是日落時Victoria城外的輸水系統的景色。這條石建輸水系統係由
英國殖民政府在十九世紀末興建,荒廢後至今只殘留一小部分。

直布羅陀一套六枚的《直布羅陀石的景象》(Views of the Rock)都是繪畫圍繞
直布羅陀的風光,80p一枚是直布羅陀石東側的Catalan Bay村落,
上世紀二十年代以當時最先進的彩色柯羅版(Collotype)印刷的古老明信片
和現代四色微網點平版印刷郵票形成強烈對比。

格恩濟整套六枚郵票直接了當就是《壯麗景色》,不過就只有一枚
郵票出現「Sepac」徽號,票圖更只標示「水塘」(Reservoir)。
看過地圖全島都只有一個水塘,希望沒有錯吧。

最後發行的冰島是日出時分的Vestrahorn,同澤西的Le Guerdain一樣
都是會在潮退時露出通看小島的沙灘。巧合澤西一片極限片
票圖是潮脹而明信片則是潮退,而冰島一片是相反。

看完十二枚極限片不知道各位喜歡那一枚郵票呢?Sepac官方每年結尾有如「歐羅巴」郵票系列一樣都會有票選活動。在編寫文章一刻列支敦士登以235票遙遙領先,而冰島則以85票「緊隨其後」。不過⋯等等,Sepac系列至今有十一年理應有不少人認識,但為何只是數百人投票?那些全球各地的顧客不是很支持這些國家的郵票嗎?

2018年11月10日 星期六

城堡.橋.古蹟:歐羅巴,歐洲古蹟郵品選集(四)

來到這個系列的第四篇,會介紹餘下的二〇一八年度歐羅巴《橋樑》極限片,兩集總結共十四個國家的極限片算是小試牛刀,下一年的歐羅巴主題《國家雀鳥》才是深坑的開始。遺憾的是頗為有特色的西班牙橋樑極限片在回程時丟失了,郵票上的橋樑是「偷穿」印刷:郵票上的橋樑直接失蹤了。

巧合今年香港為港珠澳大橋開通特發行一套紀念郵票,不過設計之前衞令不少人難以看懂,看得不明不白;而中國大陸為香港設計的三枚印在聯合發行小型張上的郵票,卻老套到不曉得是二〇一八年發行還是一九八八年發行。看來都是歐洲的郵票比較有趣味得多了。

《港珠澳大橋》和《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郵品稍後有時間重溫,不過這個歐洲古蹟郵品選集尚未完結啊。


我是絕少購買官方印刷的極限片,不過列支敦士登和歐洲數國較為例外。
其中主要原因是片源極為缺乏,往往都是主要景點或價格高昂的老片,
列支敦士登今次選輯的是木製廊橋瓦杜茲舊萊茵橋 (Alte Rheinbrücke Vaduz)
和巴爾釆斯行人索道 (Fussgängerbrücke Balzers)。

瑞士這片曾經在之前文章瑞士第二季新郵時介紹過了,
是一四〇八年的琉森斯普洛耶橋(Spreuerbrücke Luzern)。

立陶宛今年的歐羅巴郵票可說是去年的延續,竟然是一座位於特拉開的
特拉開城堡 (Trakų salos pilis)和連接陸地的木橋,建於十四世紀的城堡
經多次戰爭和人為破壞終於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回復原貌,
原地首日特別戳上的圖案是木橋上欄桿的特寫。

奧蘭群島選用的圖案是建於一九五八年的松德拱橋 (Bomarsund bro),
六十一米的拱橋連接松德(Svnd,即郵戳上的地點)和島嶼Prästö。

格恩濟又是繼續把去年的城堡系列延續,六枚郵票中其中一枚再次
出現Castle Cornet,當然又是包含前面的海上橋樑以切合今年主題。

澤西島今年其中一枚郵票是連接Havre-des-pas海中心設施和岸邊的
石建小棧道,這種離岸設施在英國各地海灘十分常見。以前都是作為碼頭
停泊船艇之用,不過現在都成為餐廳或會所。

摩納哥今年的圖案是國內昔日唯一的火車橋Pont et l’Eglise Ste-Dévote,
郵票圖案卻找來舊日的明信片臨摹重繪,巧合地我找到原明信片
製作了一片極限片。火車橋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鐵路地下化後成為行車橋,
而底下的火車站則改建為教堂。

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的加澤拉橋 (Most Gazela)在南斯拉夫最鼎盛的
時期在鐵路橋旁(Stari železnički most)(即郵票上後方的鐵橋)
興建,在一九七〇年建成,以連接新舊兩城。日益繁重的交通終導致大橋
在二〇一〇年重修,並在大橋旁興建多一座鐡路大橋。

2018年11月8日 星期四

英國古堡系列《漢普頓宮》

繼去年的溫莎堡之後,英國今年再度挑選大倫敦地區的漢普頓宮(Hampton Court Palace) 作為宮殿系列的第二輯。如同去年一樣是六枚郵票再加一枚含四枚郵票的小全張,即共十枚郵票;並且都是以闊畫面來展示真實彩色圖像,縱然設計稍有沉悶,但整個系列圖案精彩和簡單的設計已值得收藏。英國的宫殿一直深受旅遊人士歡迎,為遊英其中一個必須項目,而旅遊景點郵票亦受不少集郵朋友青眜。

皇家出版組在戰後一直有為漢普頓宮及其他宮殿印行明信片在宮殿的小賣店出售,至今天已經有不少版本。當然如果純粹作為製作極限片收藏就無須考慮版本的珍罕程度,只須考慮成本和是否對位就可以了。而戰前的黑白明信片因發行量大,市面上價格相宜,挑一些便宜和對位的片製作也有一定樂趣。

十枚郵票原本已經買到六張彩色明信片和兩片黑白片,以製作套票和自動黏貼小冊郵票極限片,不過最後關頭發現其中一片買錯臨危勒馬收起,故只有七片製作完成,至於剩下的一枚郵票在短時間內應該不會補做了。

西閘 (West Front)是漢普頓宮主要入口。

東翼 (East Front),相對西閘而言由漢普頓宮東面盡頭
的入口,前面水塘為東面花園(East Garden)。

池塘花園 (Pond Gardens)係漢普頓宮南側與泰吾士河間
所建數座花園,明信片右方、郵票正中建築物為Banqueting House。

在池塘花園東南側有一小型迷宮花園(Maze),以上四枚明信片均由皇家出版組
在不同年份出版,有些雖然是同一照片但印刷廠商和年份都有
所分別,然而在極限片欣賞角度並沒有太大深究價值。

這枚明信片是英國大廠牌J. Arthur Dixon的產品,不過在這之前已經
十分熟悉,都是不同的雀鳥明信片。票圖正是上邊的東翼前的東花園,
明信片由高空角度看東翼前的東花園景觀,亦可見到池塘花園及迷宮。

四枚漢普頓宮室內景觀只作了兩枚片,因票幅較小可以用上戰前的古舊
黑白明信片。第一枚是國皇威廉三世枕室 (King William III's Bedchamber),
巧合明信片又是皇家出版組印行。

第二枚則是大堂 (Great Hall),建築物位處漢普頓宮北面。

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名人系列最終章:曼德拉誕生一百週年紀念

本網誌自二月不尋常寫下第一篇有關人物紀念郵票《哲古華拉逝世五十週年》,都只是更新過一篇有關卡斯特羅和馬克斯的文章,然而到今天這個名人系列應該適時完結,至少會是今年內最後的一篇。

在上一篇結尾曾經提過今年不少國家發行曼德拉誕生一百週年紀念郵票,首先發行的是愛爾蘭,不過與此同時同一套票另一枚是紀念美國名人馬丁路德金 (Martin Luther King Jr.)逝世五十週年,票圖選取馬丁一九六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在尼克遜紀念廣場發表經典講話「I have a dream」時的照片截圖。有點意外的是今年世界各地有發行馬丁路德金紀念郵票的地方並不多,除了愛爾蘭之外,大慨就只有越南有發行相關郵票而已。

説回曼德拉的紀念郵票,在愛爾蘭之後,德國、摩納哥也陸續發行,而印度則和南非聯合發行紀念郵票,第一圖是曼德拉而第二圖則是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以紀念甘地被行剌身亡七十週年。説來我有些少興趣想炮製一枚甘地的極限片,不過認真反思印度郵戳的油墨不甚討好,為免浪費都是算了。當然更大遺憾的是南非的集郵部門因經濟困難已經長期處於停止營運,想要一片真正的南非曼德拉極限片暫時可說「難過登天」。

上面提及印度和南非聯合發行紀念郵票,泛非洲郵政聯盟亦有搞了一組聯合發行郵票以紀念曼德拉誕生一百週年,至目前有發行的國家有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土哥、布基納法索、尼日、中非共和國、南非等,都是在聯合國定立的「曼德拉日」(即七月十八日)發行;而肯雅則在世界郵政日(即十月九日)發行,雖然格式大致同樣,但選取的照片不䀆相同。暫時來說我只做了一片突尼西亞的極限片,至於其他的要侍再有資源才考慮了。

上一篇文章曾提及聯合國亦發行相關紀念郵票,係以日內瓦辦事處通用郵票形式發行,面值二瑞士法郎正好是瑞士寄非歐歐地區基本郵資。可惜至今日寄去的封片仍未及返回,究竟是丟失或是仍在排隊中未能考究了,此刻我只有一枚四方連留作紀念而已。

下面都是五片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極限片,和聯合國發行的曼德拉郵票四方連圖片,僅希望那些未返回的郵品能順利回來就好了。

感謝朋友的贈片,這是其中一片馬丁路德金的極限片,還有幾片
都是代朋友製作故沒有留下記錄了,但全都是同一場合的照片,非常對位。
有點可惜是愛爾蘭集郵組通知寄去的片被水浸壞,品相並不完美。

明信片上的曼德拉照片拍攝於一九九〇年的一個公開場合,
不過黑白照片貌似未能突出郵一票。但要提一下是這照片曾經出現過在
郵票代理Stamperija生產的其中一枚郵票,至於那個國家我已經忘了。



德國、摩納哥和突尼西亞的極限片,全都用上同一枚的英國廣告
明信片,雖然是免費明信片,但不是等於可在互聯網上免費獲得。

聯合國郵政發行的曼德拉郵票四方連,馬丁莫克雖然設計成
彫刻版模樣,但卻是平版印刷,至於封片仍然未返回實在遺憾。

2018年10月2日 星期二

港新夜色

連續數篇網誌都是歐洲的郵品,其實也要適切的轉一轉返回亞洲,巧合地今年星嘉坡、香港兩地都有夜景題材郵票,再加上靠邊的澳門上星期因郵展而發行一套地方節慶的特別郵票,當中的小型張出現了中秋節的夜色,就此機會小作總結。當然無論有無這篇文章,星嘉坡的濱海灣和香港的維多利亞港夜色的確世界著名,舉世公認最有魅力。

先回顧一下曾經在這裡介紹過的兩片極限片,第一片是英國
二〇一五年發行的《海上旅遊》(Sea Travel) Post and Go郵資標籤
其中一枚描繪香港夜景的極限片,這片明信片標題開宗明義講明
「香江夜色」,事實上維多利亞港夜景明信片一直都是經典,
不完全估算都過百款之多,百看不厭。

星嘉坡在二〇一五年以建國五十年為題在郵展期間發行一款郵資標籤,
以濱海灣天際綫和郵政中心(即現在稱郵政總局)及郵筒作圖案。
發行首日為郵展首日,雖然郵資標籤不設首日特別郵戳,
只好配上郵展首日紀念郵戳。

然而,可能維多利亞港和濱海灣太經典太悶了,兩地郵政在今年發行的郵票都盡量避免這經典景點,反而深入發堀一些近乎「市井」而近年開始引人注意的地方,例如《香港之夜ll》其中兩枚是來自深水埗鴨寮街和鰂魚涌的民居大厦的參賽作品;而星嘉坡為國慶而發行的《星嘉坡之夜》(Evening in Singapore)則有少見的排檔和組屋夜景。

《香港之夜ll》首日實寄封,四枚郵票都是在二〇一七年一次比賽的得獎作品,
不過香港郵政未免有少許不尊重原作者,官方首日封或者網站上郵票介紹
都沒有說明原圖是誰拍攝,而且照片構圖在社交網站不難找到。

經典的中區商業大樓夜景,由德輔道中向東南方拍攝,每晚都有不少人
架起腳架就在舊中國銀行大廈外電車站盡頭拍攝,明信片圖亦是相近拍攝位置,
這片明信片是已結業清盤的星嘉坡書店葉壹堂(PageOne)出版。

近十年不難發現更成為新「經典」的天壇大佛明信片,這片剛日落景
色的明信片就是在附近的地鐵站書店找到,其實當日也有不少人用
這片製作極限片。

星嘉坡《標誌性歷史地方》(Area of Historical Significance)系列這輯介紹甘榜格南(Kampong Glam)區域的清真寺和附近的阿拉伯街 (Arab Street),甘榜格南從星洲開埠起一直都是馬來人聚居地,昔日居民都是住在棚屋之中。填海之後這些馬來人仍然居住這居域至今,票圖係以上世紀六十年代與今日的景色作比較,雖然圖案並未能分辨是日景還是夜景,但以深藍或者深紫色色調作背景不難理解成夜晚的景色。甘榜格南地區就是有一座馬來傳統文化館,就正正在清真寺隔鄰。至於另一套國慶日發行的郵票:《星嘉坡之夜》是去年《星嘉坡的早晨》(Morning of Singapore)郵票的續集,六枚郵票仍然描繪星洲市民日常的生活,只是由早上尖峰時間轉為夜間享受生活,都是地道的星嘉坡特色。

《標誌性歷史地方》首日實寄封,就在甘榜格南附近的
哥羅福(Crawford)寄出,哥羅福和甘榜格南一帶以前
都是梧槽河河口的淺水區域。

套票中兩枚是蘇丹回教堂(Masjid Sultan),清真寺是甘榜格南以至
星嘉坡地標之一,建於一八二四年並因失修破損在一九三二年重建,
一九七五年被列為國家古蹟。寺前的馬斯客特街 (Muscat Street)
現今已成為食店和賣旅遊紀念品的行人專用區。

星嘉坡郵政國慶期間在淡濱尼搞了一場集郵展覧,會場派發一枚明信片,
圖案來自《星嘉坡之夜》小型張的局部,小型張集合全套郵票描繪
的活動,顯然編排比較混亂。

《星嘉坡之夜》第一枚是市民圍繞濱海東花園(Bay East Garden)跑步,
花園雖然在濱海灣旅遊景點,但由於花園遠離一般遊客所到之處,
故花園仍是市民運動的理想地方。

講到濱海灣花園 (Gardens by the Bay),今年與俄國聯合發行的花園
郵票又再一次出現,星洲地方雖細,真的沒其他花園嗎?

星洲另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房屋政策,近八成市民都住在政府所資助
的組屋中,60c票圖描繪組屋和居民夜間往碼頭埀釣活動,至於真實地點
有點似淡濱尼(Tampines)和洛陽(Loyang)區域。

90c票圖則是繪畫星洲常見的夜市,即星洲稱的巴剎 (Bazaars),
這些夜市一般都在地鐵站附近的空地設置,不過較為有歷史的是牛車水
一帶的夜市,明信片拍攝的地方是新橋路 (New Bridge Road)與
寶塔街 (Pagoda Street)交界,這個位置現今變成行人天橋和地鐵站出口。

星洲另一著名的是夜間的排檔,每一個社區都有這樣的路邊攤,
沒空調露天食店。商業區直落亞逸 (Telok Ayer)的老巴剎 (Lau Pat Sat)歷史悠久,
深得在附近工作的市民和遊客歡迎。

上星期澳門以五個當地節日為題發行郵票及小型張,以紀念仍在舉行的
「第35屆亞洲國際集郵展覽」,這是首日發行當日郵寄的小型張首日封,
全套只有這枚小型張才描繪夜色。

每逢中秋民政署都會在路邊、廣場和花園設置燈飾。小型張的巨型花燈
所在地盧廉若花園(Jardim Lou Lim Ieoc)的湖心亭每年都會放置
一巨型花燈以慶賀中秋佳節。

2018年9月28日 星期五

再說法國巴黎 Philex郵票展覽

上一次介紹了今年巴黎 Philex 郵票展覽壓軸出場的《花園雀鳥》(Oiseaux des nos jardins)特別郵票製作的極限片,其實七日的展覽期間,法國及其屬地、安道爾(法國控制區)、摩納哥都有發行郵票以茲紀念,然而論攻勢法國郵政從第一天就發行郵票、復刻版郵票小型張、郵資標籤、別注版通用郵票(上一篇已經介紹過),還有展覽限定的個人化郵票。每款都是可以隨個人喜好購買,除別注版通用郵票外不限量也不加價或強行搭配銷售,縱使部分郵票面值奇高但並未有太多怨言。

今次要介紹一下的是第一天為郵展而發行的大型小型張,上面有四枚復刻版郵票分別是一九三九年的《艾菲爾鐵塔建成五十週年》(Fêtes du cinquantenaire de la Tour Eiffel)、一九四六年的《榮軍院》(Les Invalides)、一九四九年的《巴黎國際電訊會議》(ClTT Paris 1949)及一九五六年的《凡爾塞宮》(Le grand Trianon-Versailles)(原票為雙色印刷)。全部郵票都是以暗紅色雕刻版印刷,而小型張裝飾則以平版及燙金套印,效果美觀。今年小型張係巴黎Philex系列的第二張,第一張在上一屆Philex即二〇一六年時發行,同樣復刻三枚與巴黎有關的郵票,這個系列據理解會發行至二〇二二年即共四張郵票小型張。雖然復刻版郵票比原票看似沒什麼巨大分別,不過可惜的是郵票純以電腦雕刻,綫條明顯比原票生硬,而最後一枚《凡爾塞宮》更將雙色變成單色印刷。在技術先進的今天雙色甚至多色雕刻版套印並加上平版及燙金已經變成可能的事(但仍然有一定高廢品率),不過法國郵政卻捨棄而變成普通的雕刻版郵票實屬可惜。

小型張高清掃瞄圖比郵局放出的設計圖更為美觀,雖然這枚小型張售價十歐元
且限量十萬枚,但小型張未有印上流水編號。而另一枚限量四萬枚
復刻《戰爭的孤兒》(Orphelins de guerre)系列郵票小型張售價達三十歐元
則有流水編號。

另一可圈可點的地方是郵票面值,整張小型張總面值就是十歐元了,說實十歐元其實不貴,不過如果以實際用途計算的話二歐元就沒有實用價值了,不過四歐元一枚卻是「航空郵票」,法國每兩年都會發行一枚高值的「航空郵票」,只是法國郵政現今已把「航空郵件」列成「優先郵件」並成為唯一郵寄一般信函的方式:即一般所謂的「平郵」已經取消,那麼「航空郵票」還有這個需要而發行嗎?

其中三枚撕出並製成極限片,不過凡爾塞宫因未能找到明信片而作罷。我找的盡量用近年印刷的明信片,至於效果好不好就是個人主觀了。

艾菲爾鐵塔明信片實在不難尋找,只是整張小型張其實算是價錢「不菲」,
故此未能多做。我是刻意選用Editions A. Leconte印製的明信片製作,
這紀念品廠牌自一九二〇年開始出版巴黎風光明信片,照片亮麗精美。

上網找到的《艾菲爾鐵塔建成五十週年》原票極限片,
當年法國極限片製作已經十分成熟,故不難在市場找到一枚好片。
如此,其實上面的復刻版郵票配上現代的明信片不是
更有衝擊效果嗎?

《榮軍院》明信片再次使用Editions A. Leconte印製的明信片,
不過我有點後悔了,其實應該找回一片是正面拍攝的明信片才對。

《巴黎國際電訊會議》郵票其實在二〇一五年時復刻過了,今次再度復刻
實在牽強。郵票是描繪亞歷山大三世橋(Le pont Alexandre III)和
塞納河風光,大橋係由俄國尼古拉二世瑰贈,於一九〇〇年建成。
一九八二年,塞納河流經巴黎的區域被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前述法國屬地在Philex期間發行郵票,法國南部領地(TAAF)
就發行一套低額補資用企鵝郵票及小型張,這枚巴布亞企鵝(Gentoo Pengiun)
極限片上的郵票便是這四枚一套的郵票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