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由二〇一九年六月一日起新浪博客終止發表新文章,惟舊有文章在未被屛蔽前不受影響
敬希垂注。

2019年11月14日 星期四

歐羅巴二〇一九:國家雀鳥(七)

由這篇開始,「歐羅巴二〇一九」系列會踏進新階段,雖然不少國家大家都十分熟悉,但在不少因素之下製作封片甚至找明信片開始有困難,要視各個國家的集郵部門有什麼服務提供或當地規定,對此真的很無奈。今篇選來的挪威、芬蘭、丹麥和瑞典四個北歐國家,其中丹麥和瑞典因經濟原因兩國郵政部門合併作一私營公司,以劃一郵政資費,另外兩國郵票印刷通過外判的方式由法國Cartor包攬印刷,其特色雕刻版郵票在嚴控成本之下盪然無存,而集郵服務亦一併外判當地的集郵組織。講起法國的Cartor Security Printing,其實已經包攬除法國、德國、芬蘭和義大利等全部西歐國家的郵票印刷了,可以說是「郵票印刷霸權」。

挪威的一枚是白喉河烏(White-throated Dipper),作為挪威的
國鳥當然登上今年的歐羅巴郵票上,這票亦是《挪威雀鳥》(Fugler)
系列的關門票,仍然由Viggo Ree操刀繪畫。作為「歐羅巴」系列,
都可以由智能電話中的應用程式掃圖後聽到相關物種的叫聲。

整系列的《挪威雀鳥》我之前都介紹過了,連同上面一枚共十二枚
郵票完成了全部的原圖片,挪威郵政亦同時推出一本套摺
收藏十二枚郵票。當然我選擇用信封把全系列十二枚郵票
整齊貼好並寄出,最後一枚因遷就説明附票而選用較方形的
票幅,顯得有點突兀。

芬蘭的兩枚是其國鳥黃嘴天鵝(Whooper Swan),故名當然是
指喙部後部是黃包的,不過卻與喙部前部大部份是橙黃色但額有疣的
疣鼻天鵝(Mute Swan)常被混淆,特別是兩種天鵝都會與配偶擺
同一個對望的「心型」的姿勢,成為不少情人節賀卡必有的元素,
去年芬蘭和奧蘭群島聯合發行郵票正正就是一對疣鼻天鵝,相關明信片
就在早前澤西的歐羅巴郵票用上了。

因兩枚郵票都是黃嘴天鵝,我把另一枚貼在信封上以退回明信片,
選用的是葡萄牙郵政出版的歐羅巴首日封。只是太過巧合,每次用這些
信封都會遇到意外,信封在路途中損毀,留下香港郵政的簽條。


丹麥和瑞典都以小型張形式發行,價格高昂⋯但請留意其實
一枚郵票卻是這兩國寄國外的基本郵資,我認識的postcrossing
朋友也覺得吃不消不玩了。丹麥兩枚郵票就是上述提及的疣鼻天鵝,
既然把小型張撕毀便索性兩枚全做了,只是老實的說黑白明信片
並非心頭所好。

之前曾介紹過瑞典的歐羅巴小型張和奧蘭群島一樣由Lars Sjööblom
繪圖,我特意找朋友買兩張並只撕毀一張,另一張完整保留並
貼在信封上。至今瑞典以貼票方式投寄掛號郵件達128克朗,
不過在北歐國家來說已是便宜了。

都要巡例介紹一下瑞典國鳥是烏鶇 (Common Blackbird),
在歐洲大陸頗為常見,當然也有不少郵票繪畫烏鶇。至於上邊的
一枚原圖片,其實可以無視,或是聊勝於無的收藏品。

2019年11月7日 星期四

法羅群島二〇一九年郵資標籤

根據去年公佈的二〇一九年新郵票發行計劃,這年會有兩套郵資標籖,第一套是為在中國武漢舉辦的「中國2019世界集郵展覽」而發行的《法羅群島養豬業》(Grísahald í Føroyum):美其名是蓄牧業郵票,不如正確點説是華人農曆新年郵票。這個新系列係自二〇一八年為澳門郵展而發行的本地狗類(官方沒有正式法羅語票題)郵資標籤後的延續,亦代表Intelligent AR (IAR)桌面版系統標籤常規化。如之前一樣都是由英國Walsall Security Print以數碼印刷,另外雖然仍然是由馬丁.莫克(Martin Mörck)操刀設計,但拍檔換來了中國籍的設計者王飛(音譯),中西合璧之下郵資標籖帶上農曆新年剪紙圖案。值得注意的是由今次開始標籖同時適用於舊有的aCon桌面版系統,而為使適應兩組不同系統標籖打印位置及IAR系統打印字型重新排列:首次推行這種格式的是去年格陵蘭風光郵資標籤。

因屬正式規劃郵票,集郵處今次也有發行首日封及一套四枚明信片,和用此套片製作的原圖片。不過官方網站只售賣IAR系統所打印的「Collector Strip」(即四種常規面值)和「Local Strip」(四種本地面值)及IAR的首日封、原圖片;而aCon桌面版系統打印的郵資標籤則只有在印刷版目錄或個別郵購才能提供。

由於早在去年已經得知這發行計劃,很早便情商集郵處製作首日實寄封和原圖片,不過重點是請她們幫我帶封片到武漢為我找馬丁.莫克簽名:雖然不知會否出席,但以他們們關係極有信心成功,而事實上一如所料,集郵處稱樂意幫忙,實在要衷心感謝,只是東西要待下一期的標籖才能一併退回。

《法羅群島養豬業》官式首日實寄封,這是我首次訂他們的官封。
由於考慮到掛號標籖的大小(有佔一個C6標凖信封的一半),
我從沒有訂過他們的官封。可惜我是最後關頭才得悉有aCon系統標籤,
加貼部分便會一定選用以符合正確郵資。


馬丁.莫克的簽名首日封及原圖片,自去年在澳門「親自拜見」
他之後,看來這個系列一直延續下去。

法羅群島另外在十月一日發行第二套郵資標籤:《沿海捕撈》(Útróður),正式來講這一套才是正常本年度通用郵資標籖,因此沿用一直沿用的郵資標籖模式,並繼續在丹麥Limo Labels以凸版印刷。而標籖除裝上原來的兩種aCon標籤機之外亦同時可以裝在IAR桌面版系統上,換句話說不論是何種標籤都會同時適用使用中的系統,而集郵處網頁亦可分別訂購aCon Stamp Printer和IAR桌面版系統打印的標籤。

《沿海捕撈》首日實寄封,地址標籖是我在年頭把訂購單和封片
寄去法羅群島時一併寄去,當然還有為歐羅巴郵票而作的空白封片,
注意首日封加貼的是aCon 桌面版打印標籤。

除開上世紀的香港,以現行的郵資標籖來説,法羅群島是繼台灣、澳門、直布羅陀後第四個地方發行「華人農曆新年」系列,另外星嘉坡從今年起加入戰團,只是未知會否延續下去。另外已經確認的消息是直布羅陀會在下星期(十一月十三日)發行《豬年》郵資標籖,據不可靠消息指由今次開始當作正式發行的郵票並製作首日封,看來華人集郵者對郵資標籤收集極為熱衷。

最後我要預告一下,闊別一個多月的《歐羅巴二〇一九》系列下次又再回歸了,兩篇分別是北歐四國和東地中海四國,記得留意更新啊。

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

Last but not Least:再見冰島集郵處

今日(十月三十一日)冰島郵政在今年的最後一個發行郵票日(按:歐洲不少國家例如瑞士、列支敦士登或盧森堡等按計劃只會在一年數個日子或每季其中一日發行多枚郵票,但通常都各自成套並無關連)發行一年一度的聖誕節郵票,主題是冰島當地的傳統燭台;以及第十輯,亦是最後一輯當代藝術郵票。本來郵票對不少外國集郵者並不吸引,不過卻因為九月初美國《林氏集郵新聞》(Linn's Stamps News)報導,冰島集郵組主管向長期客戶撰寫公開信稱集郵處會營運至二〇一九年底正式結束後一時就變成討論的話題,被不少人誤以為甚至誤傳這是冰島「有生之年」最後的郵票而富有紀念性。不過集郵處和冰島郵政隨後也聲明二〇二〇年的郵票發行計劃早就預備妥當且沒有更改意途,而日後再印製郵票亦會考慮交由私人企業代辦(即例如大家熟悉高水凖的Pobjoy Stamps、近年質量漸趨惡劣的Stamperija 和惡名昭彰的猶太人代理IGPC等),另一句話即是說這兩套郵票不會是冰島最後的郵票了。然而集郵處因長期虧損而結束卻是真的,只不過這對不少集郵者根本微不足道甚至沒有影響,因為這些人獲得郵票的方式通常都是透過當地郵商購買,又或者以交換達成:有不少人都覺得「購買外國郵票」並不是集郵,或者認為「出售郵票來賺錢」已經違反集郵原意,當然亦有不少人覺得郵購(現代則是網購)外地郵票是高風險行為,如此這般,其實或多或少都影響集郵處的客戶數量。更甚者,不要忘記冰島是Sepac會員之一,即是說外國客戶的數量要比本國客戶多許多,當外國客戶大量流失時便進入虧損狀態。事實上從冰島兩年前停止製作「個人化郵票」開始已經看出端倪,這些服務從澳洲在上世紀末發明開始深得全球各地的民眾歡迎,甚至在部分偏遠國家也有這樣的郵票,冰島卻是例外,除了或者當地民眾沒有興趣之外,似乎更重要的原因是製作費用高昂了。

郵寄給客戶的結業通知:冰島文和英文並印。

持平一點來說,冰島郵票其實可觀性不大,最為吸引的風光景點郵票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都發行過了,而且還多是在瑞士Courvoisier以攝影凹版印刷,非常漂亮。惟這種發行模式至今仍然沒有轉變,就顯得非常落伍了,近代能夠吸引集郵者並能把存貨賣光的就只有二〇一〇年以火山灰印刷的《艾雅法拉冰蓋爆發》(Eyjafjallajokull)紀念郵票:當年的火山爆發令北歐航空交通陷於癱瘓,而郵票則更是首次加印有火山灰。

回歸集郵處結束本身,在向客戶發出的最新信息中其實並無表明完全沒有服務,而到目前為止冰島集郵處只有三位職員服務至十二月底。不過在不少國家來說,一兩位職員就足以處理客戶所需了,這是否代表日後仍有有限度的正常服務,實不得而知了。

第一次接觸冰島集郵處製作的雀鳥實寄封,據理解集郵處自
戰後一直都有實寄封或首日實寄封業務,至今不變。

當年補製的鸕鶿 (Cormorant)原圖片,銷當時離島郵局弗拉泰的日戳,
這個島並不經常住人卻有郵局營運,郵局在蓋戳後不久真的結束營運了,
郵戵也被撤銷。

接下來是銷冰島最北端的郵戳就是格里姆塞的郵封,到二〇一七年,
冰島全國已經關閉或合併多間郵局:縱使不少郵局是由銀行或超級市場
兼營。格里姆塞並無實質的郵局,郵件上的郵戳係由全國通行的
郵車蓋銷,那個地方寄便會銷那個地方的郵戳。留意郵票係描繪
當地野生蔬菜,並非「萬花筒」。



冰島集郵處代辦的三枚首日實寄封:二〇〇九年的《雀鳥》(Fuglar)、
二〇一三年的《世界自然遺產:敍爾特塞爆發五十週年》(Surtsey 50 ára)和
二〇一九年的《歐羅巴:國家雀鳥》(Evrópufrímerki 2019 – Fuglar)。
這種自訂服務雖然不會列在購物清單中,但卻有悠久歷史。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冰島不少郵票都由瑞士Courvoiser 印刷廠以
攝影凹版印刷。自三十年代至二〇〇一年結束印刷業務共代
印全球各地近一百五十多個國家郵票,包括香港、澳門和台灣,
不少都是經典高質產品(例如台灣的《帝皇圖》)。郵封上貼上由
一九八八至九〇年發行的整系列自然風光郵票,票面至今天依舊亮麗。

二〇一九年發行的《現代冰島設計(第九輯):風光建築》
(Íslensk samtímahönnun IX – Landslagsarkitektúr)郵封,郵票換上了
近年流行的高空拍攝效果,算是追上潮流。值得注意這封到達日
為四月一日,巧合就是香港郵政取消在入口掛號郵件貼上
標籤首日。然而比較一下上一封掛號條碼,原來集郵處在近四個月中
只寄出三封掛號信而已。

二〇一九年的「世界遺產大會」中,冰島的瓦特納冰川國家公園
(Vatnajökulsþjóðgarður)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為此趕緊補上
一片原圖片作為留念。赫本位處冰島東南方,為冰島第二大的漁村。

上一期發行的《自然日》(Dagur íslenskrar náttúru, 
16. september 2019)也要做一做,留意一下和上一片一樣
都是用上冰島郵政印行的明信片,這些明信片每一間
官營或私營的郵局都會有專架售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