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由二〇一九年六月一日起新浪博客終止發表新文章,惟舊有文章在未被屛蔽前不受影響
敬希垂注。

2019年9月19日 星期四

歐羅巴二〇一九:國家雀鳥(六)

上一篇曾經預告今次會介紹歐洲西南部,即伊比利亞半島幾個郵政機關今年發行的「歐羅巴」郵票,在介紹前先作一個小總結,之前六篇已經介紹過十八個郵政機關的郵票,都已佔系列中的三分之一,今次會介紹安道爾(法國及西班牙郵政管理區)、西班牙、直布羅陀和葡萄牙,包括阿速和馬德拉屬地共七組封片,整大個西歐範圍已告介紹完成,稍後的日子會介紹其他北歐、南歐和東歐國家的郵票,有部份並非十分容易解決。

可能有集郵經驗及有歷史知識的朋友也許知悉,安道爾雖然是獨立國家身份,但因是公國所以與列支敦士登情況差不多,外交及國防都委託他國代為管理,就列支敦士登而言,各項服務都是由瑞士代表營運,然而郵票仍然由國家自己發行;安道爾則屬法國及西班牙共同管理,不過郵票則由法國及西班牙發行,正式來説兩方的郵票不能混貼也不可以互換寄出,郵費亦各自不同,在當地人而言因郵資收費和效率都會去法國郵局寄信。

安道爾法國郵局的郵票大都隨法國一樣以多色彫刻版及平版套印,
非常漂亮。今年亦不例外以三色彫刻版描寫一對在山區
和雪地常見的岩雷鳥 (Rock Ptarmigan)。安道爾係屬山區國家,
庇利牛斯山脈貫穿整個國家,是在南歐地區除南亞爾卑斯山
外有岩雷鳥出現的地方。

票圖清晰繪畫一對雄性和雌性岩雷鳥,並有同圖的首日圖案戳。
只是明信片除繪畫片外較難找到一對,這片拍攝地點
是法國阿爾卑斯山區,地理位置也算很接近。

安道爾西班牙郵局郵票就較為普通了,連物種也是歐洲常見的
歐亞鴝 (European Robin)。其實整系列最特別郵品是官方首日封設計,
信封上空白地方就是延續郵票的繪圖,恰好展現整體知更鳥,
不過我對官方首日封無興趣了,想看的朋友可去相關網頁了解。

歐亞鴝在歐洲實在太普通,明信片版本恆河如沙數,
這是其中一片法國上世紀六十年代舊片。

西班牙的郵票單一也是沒有特色,最少沒有像去年的通空設計,
不過其特色異形版張及如安道爾同樣設計的首日封則帶來
強烈視覺效果。雖然胡兀鷲 (Lammergeier)並非西班牙國鳥,
但作為候鳥在地中海南歐和北非摩洛哥山區也普遍常見。

西班牙南邊的直布羅陀兩枚郵票都是北非石雞 (Barbary Partridge),
這種雀鳥在歐洲本土根本沒有出現,但直布羅陀卻是
例外的地方,郵局亦多次發行相關郵票。

由於北非石雞在北非大陸較為常見,古羅馬時代柏柏爾人都會把
這種鳥作為圖案拼砌在馬賽克磚畫上,在其後阿拉伯人侵佔
伊比利亞半島和南歐,亦留下不少相關的馬賽克磚畫。
因為北非石雞明信片稍難尋找,今次就用一片北非石雞馬賽克代替。

葡萄牙一如以往都會分本土大陸、亞速和馬德拉發行一枚郵票和一枚小型張,
即共六枚郵票。本土大陸的兩枚分別是歐亞鴝和
藍喉歌鴝 (Bluethroat)兩種常見嗚鳥。


歐亞鴝(上圖)就不再詳述了,反而是藍喉歌鴝我有
少少偷懶用了一張擱置很久的繪畫片,看上去的確怪怪的。
要注意明信片出現的是亞種而郵票上則是指明亞種,
不過如以往一樣除非亞種是只專生活在某地特有種
或可分為另一物種,否則都是不別不太大。

亞速的兩枚郵票是戴菊 (Goldcrest)和田鵣 (Fieldfare),田鵣在伊比利亞半島
不是常見鳥類,不過會在地中海沿岸濕地渡冬。

田鶫的明信片要稍後補回,不過戴菊卻有不少可用的明信片,
或者直接用今次的官方明信片。我今次挑選了同為葡萄牙郵政
發行的明信片,是一九八九年為《自然保護》郵票而發行,
繪畫的正是亞速亞種 (R. r. azoricus),昔日這些大自然郵票、
明信片都是大師José Projecto 操刀繪畫,這片明信片當然是其中之一。

最後馬德拉兩枚郵票分別是馬德拉和加拿利群島特有的金絲雀 (Island Canary)
和紅額金翅雀 (Goldfinch),雖然金絲雀英文就是以加拿利群島命名,
不過第一次登上郵票卻是葡萄牙的馬德拉。


其實也不用太過介紹了,因為紅額金翅雀就已經是本網誌常客;
至於金絲雀其實找尋自然片的確極為困難,幸好葡萄牙郵政
每年都會為歐羅巴郵票印行明信片,或許可解燃眉之急。

2019年9月9日 星期一

歐羅巴二〇一九:國家雀鳥(五)

又輪到今年的長壽系列《歐羅巴:國家雀鳥》,今次會介紹的是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和法國;然後下一篇再介紹一下伊比利半島數國的郵票,就這樣西歐及中歐國家除愛爾蘭外都全部介紹完成了,接下來會是較為挑戰性的南歐和東歐國家,這些都會在最後階段介紹;而北歐的封片大抵也就快完成。

盧森堡的兩枚郵係作為從舊年開始的雀鳥系列,連續三年分三次發行,去年那輯以紀念第八屆Birdpex郵票展覽而發行,在這裡我也介紹過了,今年則是作為歐羅巴系列一部分,然而下年是兩枚還是三枚則稍後才有資訊。比利時一如之前以小型張形式發行,並且又是兩枚第三級歐盟區域郵資郵票,極其「昂貴」;荷蘭則仍以三套為小版印行,不過面值則是第一級國際郵資,名正言順加價了。但其實最無聊而商榷的莫過於法國請來居法的日藉藝術家設計的「燕子」郵票,當然沒有人説不可以這樣做,只是作為鳥類專題便大打折扣。

比法荷盧四國製作都沒有難度,畢竟也是傳統集郵大國,只是荷蘭因沒有常設郵局,很多時要作原地封片有點麻煩。

盧森堡鳥類第一輯去年都介紹過了,同舊年一樣都會製作
一實寄封和每款一枚原圖片。今年因只有兩枚信封可留有較多空間。

第一枚是黃鵐 (Yellowhammer),即又是與德國一樣的物種,
今次明信片圖選來翻印自古典書籍的鳥類插畫。這些圖繪畫
極為仔細,使用一下十分漂亮,比用照片版更傳神。

第二枚是赤胸朱頂雀 (Eurasian Linnet),這片原本用作貼
格恩濟的一枚,不過我都是覺得貼盧森堡票更為合適,
事實上盧森堡票和戳的設計更勝一籌,將好看的片相配較為合理。

荷蘭一如以往都沒有圖案首日戳可蓋,不過巧合荷蘭郵政
也有參與德國埃森郵展,配合主題,參展紀念郵戳都是
雀鳥的剪影圖案,這戳更比原來的首日特別戳好看。


荷蘭兩枚郵票分別是紅額金翅雀 (European Goldfinch)和
太平鳥 (Bohemian Waxwing),巧合上次在俄國Postcrossing 
片商買到同一系列的插畫片,整體效果都是十分配合。
然而荷蘭隨後發行十枚同一畫家繪畫的雀鳥郵票,
因片源有限,並沒購置製作原圖片。

比利時兩枚是松鴉 (Eurasian Jay)和金黃鸝 (Eurasian Golden Oriole),
原來小型張兩枚郵票是對倒設計的,但是小型張太大了,
難以貼在標準的C6信封上。我就直接裁切了成兩枚接近大小的
小型張才貼,只是為了整齊效果犧牲了對倒設計。


松鴉和金黃鸝都是歐洲常見雀鳥,明信片資源不缺,所以一早就預留好了。
兩片分別蓋發行式紀念戳和首日特別戳,留意兩者日期是有不同的。
一般來說比國郵票都會在某個地方提早一至兩天售賣並有
儀式以作紀念,就是類似早一兩年香港每逢新郵都會有蓋戳儀式同樣。

法國的一枚因為太藝術化了,以一般的家燕 (Barn Swallow)明信片
來說並不相配且不合適,其實法國郵政在新郵介紹亦無指明繪畫的
那一種物種。幸運地存片有一片頗特別的燕子在農場飛的明信片,
而且更是法國出品,毫不猶豫就用了。

2019年8月26日 星期一

Nowhere with Boundary(三)

在暑假的最後一個星期,或許錯過了在這不長不短的日子裏去一個特別的地方舒展身心,又或者要參與一些更重要的活動而忘記了到別處走走,不過不要緊,今次再度挑選約十幅世界風光原圖片,作個快閃看世界之旅。在此預告,下一篇開始連續兩篇又會是連載大長篇「歐羅巴」《國鳥》系列,不喜歡大自然的朋友又可以休息一下,看看其他網站了。

這片係曾經在早前網誌出現過的瑞士Sain't-Ursanne原圖片,
不過補做時重新蓋銷原地風景日戳。座落於瑞士西北的山區小村
有著不少䍦馬時期的舊建築,包括了城堡、修道院和石橋。
郵票、郵戳和明信片都是杜河上石橋和這個小村的正門日夜景色。

細小的直布羅陀從古至今都是兵家必爭之地,除了直布羅陀岩
滿佈炮台之外,市區亦建有不少關卡。二〇一六年郵局曾發行
一套特別郵票繪畫境內六處關卡,Southport Gates 雖名叫南部,
但地理位置卻是直布羅陀的正中,顯然在今天已經失去關卡的功能。

歐洲人建立教堂,除了作為祈禱和進行各種儀式的地方外
也是用作學校用途,就是如華人的寺廟或村中祠堂之地,
今年正是愛沙尼亞首都塔林天主教學院七百週年紀念,
郵局循例發行一小全張作為紀念,第一圖塔林聖母主教座堂(Toomkirik)從開始
就是學校根據地之一,座堂所在地主教座堂山在一九九七年
連同塔林舊城區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除了辦學,歐洲的教堂都會組織唱詩班,一些唱詩班更在世界享負盛名,
在之前曾介紹過摩納哥的唱詩班了。今年適逢盧森堡城
聖母院(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Luxembourg)唱詩班
一百七十五週年,郵局特意發行一枚郵票紀念,其實歐洲的教堂重點
特色都是他們的尖塔了。

葡萄牙在去年發行一片郵資片介紹國內的世界文化遺產,
為申報之後的景點以振聲勢。紀念郵戳正好合用在里斯本大區包括
貝倫區和辛特拉等的數個景點。在之前介紹過的《歐洲文化遺產年》套票中
的辛特拉佩納宮 (Palácio Nacional da Pena)剛好趕上這枚郵戳。

同屬里斯本大區的克盧什宮 (Palácio de Queluz)也是熱門的旅遊點,
只是歷史沒比辛特拉的數個宫殿更有恆久的歷史。郵局曾為宮殿發行不少郵票,
就在今年郵局把早數年發行的《國家花園》(Jardins de Portugal)
郵票以自動黏貼郵票形式再度發行。


法國巴黎艾菲爾鐵塔 (La Tour Eiffel)正值落成一百三十週年,
雖然並未有正式官方郵票發行,但郵局卻以個人化郵票形式發行小版張二種,
我就挑選其中兩片以作欣賞。

匈牙利從去年開始每年都會發行三枚一組的市鎮風光郵票,
在這裏我們可以認識首都布達佩斯以外的匈牙利景色,然而説實在是一貫
昔日的共產國家的氣派。第一組其中一枚希歐福先(Síofok)郵票圖中
的主廣場因其鄰近運河而建有水塔,甚有特色。

今年即將出版的《My旅切手》(My Journey Stamp Series)第五集
介紹金澤的名勝景點,其中日本三大名園之一兼六園也再度登上郵票。
不過對我來說昔日地方選題郵票更為心頭所好,另外兩園之一
岡山後樂園更為漂亮,巧合配上上世紀八十年代旅遊展派發的
明信片實是完美組合。

福克蘭群島居民雖然集中在首府史丹利和西邊的Fox Bay,
但亦有少數居民選擇住在偏遠的海岸,如東北角的New Island
就是住了幾戶人家。二〇一八年的《自然風光》(Landscapes)
中的一枚就是當地居民拍攝的New Island圖片,除了上述兩市以外
郊區最大聚居地外更是南極企鵝 (Gentoo Penguin)在福克蘭最大地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