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

蒙多夫萊班 Birdpex 8 與巴黎 Philex 郵票展覽

歐洲大陸每年都舉辦大小不同規模的郵展,各有不同的主題,巧合地上半年有兩場展覽的主辦國在郵展期間都發行雀鳥郵票,雖然描繪的物種對不少人包括我已經毫無新意、悶非常,但論插圖效果其實也非常吸引,買少量製作封片和收藏都是不錯的選擇。

每兩年一度的Birdpex 8 今年五月十九日在盧森堡的蒙多夫萊班 (Mondorf-les-brains) 舉辦,故名思義郵展主要展覽雀鳥郵集,而主辦國通常都會發行一下雀鳥郵票以作紀念,當然也盤算郵展中那些雀鳥愛好者的荷包。盧森堡就在第二輪新郵發行日就有一套雀鳥郵票了,按照新郵雜誌中的介紹,由今年開始一連三年都會發行這個珍稀雀鳥系列,即共九枚郵票。但介紹中説是珍稀,而然今年的三種物種蔖葦鶯 (Reed Warbler)、家燕 (Barn Swallow)和藍喉鴝(Bluethroat)在歐洲大陸都並不珍稀。在這裡也順便一提,下年度的「歐羅巴」(Europa)正正是《國家雀鳥》,看來都應該是系列之一了。

郵票係由盧森堡著名野生動物插畫家J. De Chem繪圖,上世紀九十年代一連數套的雀鳥附捐郵票都是他的手筆,畫風細緻亮麗。隨後不時也有繪畫盧森堡郵票,都是繪畫野生動物或雀鳥。

整套郵票的掛號封用以退回寄去蓋戳的極限片,但郵票似乎比
上世紀九十年代那雀鳥系列大,結果信封容不下這麼多郵票。

蘆葦鶯的名稱已經説得很白這物種都是在池塘邊
的蘆葦叢中築巢,不過郵票上只繪畫雀鳥嗚叫的狀況,
而明信片則是拍攝蘆葦鶯的巢穴。

歐洲大陸的家燕通常都在屋簷之下築巢,明信片再次補充了
郵票上之不足。這片和以下的家燕片雖不是銷郵票首日戳,
但郵展首日臨局戳正是主題雀鳥家燕,當然蓋這戳更為穩妥。

這次也找來台灣郵局發行的清寧世朗繪畫系列郵票
明信片中一幅雙燕圖作極限片,寧世朗繪圖極為寫實,每每
都可以認清繪畫何種物種,可稱中國早期的動植物畫家。

比利時 Hub Dupond所繪的動物插畫在上世紀三、
四十年代十分著名,印製的明信片版本多不勝數,
在此補充一説首日戳圖案正是藍喉鴝。

每兩年一度的巴黎 Philex今年繼續在巴黎會展中心 (Parc des expositions de la Porte de Versailles)舉辦,法國郵政從首日(六月七日)開始就瘋狂發行多種郵票、復刻版郵票小型張、郵資標籤,連同法國南部及南極領地、安道爾及摩納哥一齊吸盡集郵者荷包內的錢,今年我也挑選了一兩套郵票把玩,這些都容後介紹了。但這𥚃要介紹的是郵展最後一天發行的《花園雀鳥》(Oiseaux des nos jardins),四種物種又是曾經登上法國郵票了,不過小型張之美實在令人按奈不住必須買多點,加上特別版套摺,不難令人砸上重金。

郵展限定版法國普通郵票,令人痛恨的是只以一百枚全版發售。
這封蓋上郵展紀念戳實感謝友人慷慨相贈。

《花園雀鳥》全套郵票實寄封,整套郵票插圖實在漂亮,
如果黑色地方以彫刻版印刷就滿分中的滿分了。



四枚極限片頭三枚我都不分別介紹了,由上至下分別是
知更鳥 (European Robin)、藍山雀 (Blue Tit)和家麻雀 (House Sparrow),
都是上世紀歐洲插畫家的插圖,各有特色。

最後一枚要介紹的是喜鵲 (Common Magpie),用上了台灣郵局
為去年一套郵票發行的原圖明信片,其中之一係徐悲鴻所繪的喜鵲。
喜鵲和上面的家燕在中國人地方極具意義,通常都是畫成雙成對的,
不過徐悲鴻這幅喜鵲圖原畫卻是一隻孤獨站在樹椏上。

2018年7月10日 星期二

再度介紹吉爾吉斯特快郵政

二〇一五年時我曾在這𥚃介紹過吉爾吉斯第二個郵政機構:吉爾吉斯特快郵政,或許大家都似乎忘記了,在此重新簡單介紹一下他們係世界上僅有同一個國家之內擁有兩個被萬國郵政聯盟承認的郵政機構。雖然現今歐盟區域已經禁止官方壟斷二千克以上郵件郵政業務,惟這些國家中的私營郵政機構到目前尚未得到萬國郵政聯盟承認。不過,話雖如此,承認與否其實和服務質素無必然關係,亦不代表郵件並不以不合法方式運送,加入聯盟只是說明有盡義務䥞付外國郵政運輸費用等相關事宜而已。相對吉爾吉斯政府營運的郵政服務,吉爾吉斯特快郵政只經營國外郵件、包裏及大宗郵件等業務,而辦事處至今仍然在首都比斯海克兩處地方設立,規模比國營郵局細。不過自二〇一四年發行郵票開始,在國外的知名度卻比國營郵局高,確是這日落事業的奇兵。

經過數年的發展,他們的集郵業務已經十分完備,例如說預訂首日實寄封服務,從無到有;特別郵戳保留一個月以供國外集郵者把封片寄回加蓋郵戳。這些服務雖然在歐洲大陸很多地方都有的基本項目,但作為新成立的業者能迅速聽取集郵者意見加入服務範圍,並主動在新郵𣾀報上提及這些服務實在極具誠意,比不少地方的老牌「佛系」集郵組更積極推動集郵業務。

其實講這麼多東西實則這是一篇「賣花讚花香」的網誌,以下圖檔是今年五月發行的《吉爾吉斯雀鳥》(Birds of Kyrgyzstan) 郵票、首日封及極限片。這些封片都曾在官方Facebook專頁內介紹過了,當然要在這裡再次感謝一下他們的悉心安排。

預訂的官方首日封服務從無到有,昔日如要首日實寄都是以C5白信封
並銷普通日戳便算。如今只需發行前在網站加上要求便「自動」
幫你以官封實寄了,進步不少。

用以套寄極限片的信封,只貼全套四枚郵票中三枚便符合50克內
掛號郵件資費。他們的郵票全張通常是五枚,剩下一枚便是附票,
都會印上特別圖案。這次我把雕鴞 (Eurasian Eagle-Owl)附票連紙邊
的圖案經修剪後貼在信封上,值得留意這個雕鴞信封是多年前立陶宛發行
雕鴞郵票時的官方首日封,我是特意訂購多幾枚留待日後使用。


上下兩枚實寄封都是貼了附票,分別是《馬克斯誕生二百週年》
(The Anniversaries of Great Personalities. Karl Marx (1818 - 1883))和
《第十九屆國際植物學大會》(19th International Botanical Congress
in Shenzhen (PRC))。

《吉爾吉斯雀鳥》官方極限片其中一枚䴉嘴鷸 (Ibisbill),他們官片一般
都是印行三百枚左右,不多不少。

寄去蓋銷的簑羽鶴 (Demoiselle Crane)極限片,這種候鳥只出沒於
西伯利亞、中亞國家及中國大陸西北地區,過冬時則往南亞停留,
故此都是較難尋獲自然片。不過早幾年紐西蘭出版社曾經出版
一本明信片集,內裡便有數片中亞地區雀鳥明信片,這片和二〇一五
年時製作的獵隼 (Saker Falcon)極限片都是他們出品。

雕鶚在歐亞大陸極易尋獲觀察,明信片因而極易尋找,突然用一片
六十年代法國黑白明信片更顯特色。

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

消失的「國度」系列:史瓦濟蘭及馬其頓

想不到這個系列又再度出現在這網誌,回顧之前三篇:荷屬安的烈斯(Nederlandse Antillen)分裂成數個地方、馬約特(Mayotte)和諾福克島(Norfolk Island)都只是歸併入法國海外省或澳洲領地。不過今次介紹的兩個國家領土保持完整,但因為不同理由不約而同在二〇一八年變更國號,然而日後郵票和週邊用品會否作出改變尚不得而知,最少這些東西目前都仍然使用原有國號以及合法使用。

史瓦濟蘭 (The Kingdom of Swaziland)位處非洲南部,自一九六八年脱離英國保護國獨立,四面被南非與莫三鼻給包圛,全國幾乎都是單一民族史瓦帝人(Swazi people)組成。雖然國內局勢比鄰近兩國平靜,但國土資源缺乏,經濟要比兩國更為貧困;再加上愛滋病毒困擾,生活狀況遠遠在水平以下。二〇一八年四月,現任國王恩史瓦帝三世(Mswati III)以英文國號與瑞士接近為由,把國號由史瓦濟蘭更改為史瓦帝尼 (The Kingdom of Eswatini)。

史瓦濟蘭近年都是每一至兩年才有一套新郵票的頻率發行郵票,故更改國名後並未有發行任何郵票紀念。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史瓦帝三世於前陣子訪問邦交國中華民國(台灣),台灣方面特別發行紀念封及開設臨時郵局以紀念兩國建交五十週年。信封和郵戳上中、英文國名都使用上「史瓦帝尼」和「Eswatini」,應該是首批帶有新國號的集郵品。

馬其頓共和國 (Republic of Macedonia)早於戰後南斯拉夫聯邦時期在一九四五年建立,當時稱為馬其頓人民共和國。及後至南斯拉夫逐步瓦解,一九九一年脫離聯邦獨立,不過從這時開始希臘以「馬其頓」這個名稱與希臘淵源深厚為由,向當時馬其頓提出反對並與其他國家製造壓力使馬其頓當局更改國號及國旗。一直以來,馬其頓在國際組織中都只能以「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FYROM)為名參與,然而郵票上的國號當然維持以馬其頓語標明「馬其頓共和國」。

這些年來,馬其頓與希臘之間就國號爭議不斷並不時作出報復行為,至二〇一八年六月雙方終達成協議,馬其頓改國號為「北馬其頓共和國」,不過有希臘民眾仍然不甚滿意,而馬其頓一方亦要待全民公投贊成後才正式更改國號。但無論如何,以「馬其頓共和國」標示的郵票都會在短時間後終結。

數年前史瓦濟蘭集郵組寄回的大信封,掛號郵件仍維持傳統以藍色打十字。留意
信封兩側有兩列電腦噴碼,為澳洲紐修威省處理中心郵戳。

二〇一八年五月從史瓦濟蘭集郵組寄回的另一個大信封,仍然有澳洲處理中心郵戳。
不過史瓦濟蘭已經於四月更改國號,信封上卻找不到任何新國號史瓦帝尼㾗跡。

二〇一八年五月寄出的史瓦濟蘭草蜢(蟋蟀)套票掛號封,
事實上郵票以「A、B、C、D」顯示面值應該是有心作長久售賣使用,
至於舊國號郵票及郵戳會否停用取替暫不得而知。

雖然收有數枚馬其頓郵封,但似乎得這一個雀鳥郵封能
「出得廳堂」,要說一說代表兩國的國家代碼SZ(史瓦濟蘭)及
MK(馬其頓)會否更改亦是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