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Blogspot | 文章目錄
Philatelic of Birds | C6 Club
由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舊文章已全部搬回本網誌外,新文章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當然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另外留言功能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20年9月26日 星期六

共渡難關|人島《#CarryUsThrough》郵資標籤

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由中國開始席捲全球,除極少數國家幸免於難外全都受到不同程度影響。一月底,疫情從義大利及西班牙迅速傳遍整個歐洲大陸,至三月整個歐洲受到居家令及限聚令影響頓變死寂。人島自3月19日確診首宗病例開始至9月15日共339人確診及24人死亡,郵局業務雖也曾停擺但在5月4日及時加推郵票為民眾打氣。

郵票版是正方形設計,
圖案也稍大。但如果
有郵資標籤同時發行,
當然這才是首選。

預先印好面值的郵資標籤
面值會有一個框而且只有
62p一種,另外機號只會
印IOM01973,是他們
首次獨立印行郵票的
年份。
在擬定題目前我是想了一陣,究竟是「大雜燴」式把多個國家的武漢肺炎郵票來一個集合,還是逐個國家介紹,因為這麼多的郵票我並不全部都一一收藏,第二是「大雜燴」會是一個大長篇,而且似乎還會繼續發行,至少法國就在數日前發行了一冊自黏郵票小冊。然而,最肯定的是武漢肺炎與及相關題材郵票並不在原定的各國年度郵票發行計劃之內,但卻因為疫情席捲全球有如變成第三次世界大戰,部分國家如愛爾蘭、義大利、葡萄牙和台灣被迫順延原定發行的郵票;最矚目的莫過於原定在七月二十四日在東京舉行的奧運會順延一年舉辦,大部分國家的郵票包括香港的一套也延遲一年發行。

近年與中國稱兄道弟的中東國家伊朗率先在三月十七日發行對抗武漢肺炎郵票一枚,隨後不少國家緊隨發行郵票:三月三十一日輪到越南兩枚、四月六日瑞士一枚;禍害起源的中國原定在四月三日發行,惟因政治考量緊急改圖延至五月十一日發行,澳門、台灣及星嘉坡則分別在六月二十四日、七月二十一日及九月四日發行。以熟悉的國家來說,印尼、泰國、菲律賓、巴西、烏拉圭、格陵蘭、西班牙(上圖為效果圖)、海峽群島、摩納哥、法國、紐西蘭和澳洲相繼或擬定印行郵票,至於我們身處的香港,似乎未有任何行動。好了,就這樣隨意一數都有一打國家在發,那究竟這些郵政機關有沒有良心想到把郵票部分收益捐出或是吃病毒饅頭,這固然在購買時的考慮條件之一,但這種專題五十年一遇就的確吸引不少玩家追玩,做成一個集郵玩家的投資機會。

上面先來一波介紹,那我們就入主題了。隨英國各地疫情緊張,首相約𨌺遜 (Boris Johnson)不得不在三月二十三日宣布全國實施居家令強制民眾必須留在家中,這時人島才確診首宗病例數天,不過隨後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四月二十六日,疫情持續,郵局突然加插發行八枚郵票鼓勵民眾一同渡過難關,郵票全部收益捐助人島團結基金 (Manx Solidarity Fund)協助社區恢復疫前生活。八種圖案除傳統背膠郵票還有在全島郵政櫃位打印的郵資標籤。看到這裡,我想大家看到挑戰性在那裡:在居家令下要在郵資標籤發行首日到郵局櫃位打印標籤比較困難,對歐洲大陸郵資標籤玩家在這極短時間內準備親自打印更是遙不可及的事。當然,沒有什麼要求的大可直接買郵局預先印好的標籤,但親自列印珍貴在於「祗此一天」和自定面值,對比預先印好的,在此刻困難日子更顯珍貴。

集郵組出售的預先列印面值郵資標籤都有一個黑框,
示範的是2018年的《人島電車125週年紀念》(Manx Electric
Tramways 125th Anniversary)。

在這困難時期,郵遞服務只有維持平郵服務,在人島協助打印的「支援隊」在打印機出現狀況下在五月中才完成打印及包裝寄出,六月中左右才運抵香港。至九月,英國全面恢復空郵服務,縱然全部東西要九月十日才完成寄出,不過數天便收回了。最後我是非常感謝人島郵政局郵幣組 (Isle of Man Stamps and Coins, IOM Post Office)及拉姆西集郵服務處 (Ramsey Philatelic Services, Isle of Man),在此非常時期的協助得以順利完成。




到目前為止我只製作了七塊原圖片,分別是同情(Compassion)、
愛 (Love)、科學(Science)、書信(Words)、社區(Community)、
祈禱(Faith)和工作(Works)。郵票意像比較抽象,但設計
意念不錯,在這麼短時間內籌備和繪畫整套郵票實屬不易。另外
關懷(Care)仍然找尋合適明信片中,稍後完成便在此更新。

2020年9月19日 星期六

時和年豐|香港《歲次庚子》及《基督教女青年會百週年》

時和年豐,這句出自古籍《詩經》的成語每每都會在農曆新年前出現,以祝願來年風調雨順,收成有期,安享太平,時至今日也不難見到在賀年明信片和賀卡之上。可是自年初由中國延禍香港的武漢肺炎再加上連串的人禍,似乎這四字變成一個咀咒,極具諷刺。

不能否認在四月時決定固定逢星期六把網誌恆常更新開始就預料到有難以更新的一日,這種頻率是特別消耗題材,尤其是今年自年初開始的武漢肺炎肆虐半年有多,郵品完成率直接減半,只得把郵品「再次」碎片化,每一件也是逐一找資料逐一找介紹。從另一面看,這亦未必是壞事,畢竟能夠深入介紹每一套郵票又或者把以前只曾略略介紹過的郵品再次搜尋相關資料重新再講一遍。基本上找資料、編寫網誌至編排並不困難,輔以基本的html語言就夠了,最困難的地方莫過於擬定要寫的題目那一刻,第一要確保有足夠郵品說明,也要輕易找到相關資料。這星期我就組織一下年初香港兩套郵票的郵品,分別是《歲次庚子》及《基督教女青年會百週年》,都是在春季的一月十一日和三月十日發行,中間還曾發行過已在早前介紹過的《二十四節氣》郵票。

非常坦白的說農曆新年郵票到目前都已經是行禮如儀輕輕製作數枚原圖片就算了,不過為了還清郵債和更好的蓋戳質素,惟有山長水遠去郵政總局一次,也順道把郵品和其他本地玩家交換。講開玩家,《歲次庚子》郵票也是最後一次遇上來自深圳的玩家來香港製作封片,他們的東西更比不少香港玩家認真、深入研究怎樣製作郵封和原圖片,與他們傾談確實得益不少。在這不久之後因疫情嚴峻,中國大陸玩家未能以普通遊客身份過境,交流的機會也大減,每次去郵政總局也缺少了「吹水」的例牌環節。

郵封我已經忘記有沒有製作了,但就是找不到,相信這東西應該仍在日本或者是法國的代收郵件朋友中。但不要緊,如上所述,行禮如儀,長相就是和去年的一個一樣了,那就沒什麼特別要把東西再放一次。倒是原圖片就有三塊可放,原片分別是日本、台灣和中國大陸的產品(上圖),台灣一塊是中華郵政的郵資明信片;而中國大陸一塊也是中國郵政的「賀年有獎」郵資明信片。這兩個國家郵政機關每年農曆新年前都會印行圖案明信片(或信卡)供民眾寄用,還學似日本郵票一樣有抽獎功能。

上面講到郵政總局,的確是為了最佳的蓋戳效果,然而在二月開始因應武漢肺炎疫情,郵局曾經只作有限度服務安排,當中包括營業時間只從上午十一時至下午三時,時間並不充裕,如果之後要前往偏遠的郵局就極為困難,就像《二十四節氣》郵票一樣。三月二日,香港全綫郵局除機場外回復正常服務時間,不過同時間香港郵政卻以「減低社交接觸及避免人流聚集」為由推出一些奇特令人摸不著頭腦的郵品(雖然去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郵票時已經推出過)及特別蓋戳服務,由《基督教女青年會百週年》郵票開始實行,只是似乎使用該服務的人並不是太多,大家都是習慣親督郵局職員蓋戳比較安心。

的確如此,親督永遠都是比較實在,特別是香港有少數郵局職員就是喜歡馬虎了事:就如《二十四節氣》郵票首日在元朗錦田一樣,今次《基督教女青年會百週年》巧合原地郵局就在二十分鐘腳程遠的雲咸街郵局(上圖),就在郵政總局蓋完特別戳後往上一走。雲咸街郵局看似都是服務外籍人士居多,都忘了有本地人光顧了,至於集郵者都應該與麻煩劃上等號,不得不說在這十多年數次去雲咸街郵局的經驗差不多是無一次順利的,當然今次也不例外。

兩塊分別在台灣和日本印製的賀年明信片,我分別配上2元郵票和10元
小型張內的郵票,其實金色一塊配50元的金薄片郵票更為合適,
我是在把郵票貼好後才記得我要這樣做。

在雲咸街郵局寄出的原地首日實寄封往斯洛文尼亞,其時武漢肺炎
病毒已禍害東歐各國,郵路並不暢通。斯洛文尼亞疫情
相對並不嚴重,惟郵政部門預防措施強硬,所有郵件必須
消毒才能派遞,結果就如這封一樣地址模糊了,信封也沾上
污跡。到達戳顯示是五月十八日,共耗兩個月才到達收件人手中。

這是一塊本地藝團為一次展覽而印行的明信片,一套有多幅
藝術作品,《歲次戊戍》和《二十四節氣》郵票已選用兩塊,今次
另外一塊正好配合《基督教女青年會百週年》郵票,效果完美。

在法國網購來的一對明信片,其實一塊銷特別郵戳一塊銷原地
郵局日戳效果是很完美的,不過右邊一塊就敗在雲咸街郵局
的職員手上了,算是缺陷美吧。

2020年9月12日 星期六

步向壽終正寢|後Groth AG時代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

前一陣子在拍賣網站都可以看見一幅幅亮麗的動物繪畫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賣家更附上一個相關首日封作為參考。只是這些東西售價高昂,又不是和郵局官方印行的郵票有關,認真製作專題郵集的玩家對這些不屑一顧,不過對收集世界自然基金會(俗稱「熊貓嘜」)郵票的玩家卻是想當年的回憶。


英國2011年發行的
《世界自然基金會》
小型張,四枚郵票上的
生物沒一種能在英國
野外看到,2018年
匈牙利的四枚郵票又是
和本國無關。


俄羅斯為世界自然基金會
五十週年印行的首日封,
這枚郵票不在Groth AG
系列之內。
最近的日子因為受到第三波武漢肺炎影響再次要困在家中渡日,閒來的時間就只可以上上網,看一下其他人有什麼東西拿出來賣。雖然不是每一件東西也值得買但把圖檔留下都有好大參考價值,大家應該不難發現賣場每個國家都有列出多幅動物繪畫圖稿,這可能對一些集郵朋友不明不白,因為這些圖稿並不是該國的郵票原圖,但又要把售價標到一個「天文數字」,無不困惑這些是什麼東西。不過有慣常收集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及相關郵品,就會知道這些圖稿的來歷。

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瑞士郵票商人Hans Groth和世界自然基金會取得協議,以Groth AG代理出售取得該會會徽版權的各國郵政機關的郵票,及製作出售相關郵品:例如首日封、明信片及原圖片。由於每年都只有十多套世界各地的這種郵票,所製作的郵品也形成一個系列,在當時受到不少動物郵票玩家的追捧,因其首日封多以四枚一套,並且每一個信封的圖案也不同;而原圖片則也是四幅不同的原生動物照片,極為亮麗。據Hans Groth當時向媒體透露,當時郵政機關向世界自然基金會取得版權有很嚴格規定,挑選的物種必須要發行國原生物種及在IUCN紅色名錄內列為瀕危級別,只可以是動物而不可以是植物物種,圖案也要基金會審核,像是很嚴謹似的。而Groth AG因作為唯一代理,他們也要求郵政機關把一定數量郵票賣給Groth AG,並准許使用相關郵戳製作郵品,得出贏利一部分支助世界自然基金會。

香港唯一一套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奉獻了給印度
太平洋駝背海豚,當年基金會是有空白首日封賣,
這是四枚其中之一在九龍中央郵局實寄,到現在
我也不懂為什麼不去機場或大澳寄首日封,
這個唯一應該隨香港不再是國際城市而不買
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帳好太機會成為真正唯一

 2016年阿森遜島其中
一枚Groth AG的首日封,
下面是自行寄出的首日
實寄封。
進入九十年代Groth AG的業務頗為熱絡,不難理解是因為他們的首日封和原圖片已經成為一個系列,縱然郵政機關也會自己發行同樣的郵品,不過Groth AG製作的郵品更貼近集郵者所需,更甚者他們出版專門的目錄(右圖)收錄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首日封及原圖片,另外也包括一些未有授權或組外品的東西。收集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在那時成為一個獨立的專題,只是千禧年之後集郵人士大減,這些太過「商業化」的郵品在市場上出現賤賣的情況,當然Groth AG作為代理也無損他們的業務,畢竟對四方面也有益處。只是Hans Groth沒有承繼人,而集郵風氣大減,這盤生意註定到日後沒人接手而結束,只是不知何時到臨。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十二日阿森遜島的《紅腳鰹鳥》(Red-footed Booby)應該是Groth AG最後一組製作的首日封和原圖片,但在這之前不少郵票也沒有製作相關郵品,或許是因為郵票分配上受到阻礙或者動物繪圖上的困難,也有可能是業務收縮致支金不足,但最大原因始終都是Hans Groth年紀老邁再不能親自打理生意了。Groth AG在二〇一七年關閉網站之後並結束業務,現實中仍然堅持收集Groth AG首日封和原圖片系列的集郵者已經是少數。

 
Stamperija在2012至2015年為馬爾代夫-白腹秧雞
(White-breasted Waterhen)、所羅門群島-駝背鱸 (Humpback
Grouper)、烏干達-蛇鷲(Secretarybird)和土哥-黑冠鴇 (Denham’s
Bustard)印行的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仍然遵從一套四枚郵票
同一物種的發行方式。其實這個安排是很完美的,試想想
可以在一套郵票中認識同一物種幼子、雄雌性、生活等等
不同狀態,並不是為發行而發行。

不過,事實上自二〇一〇年之後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系列選題並不嚴謹,往往有不屬於發行國的原生物種或瀕危物種出現在郵票上,至翌年慶祝世界自然基金會五十週年更為嚴重,英國首先在當年把十種非洲物種登上郵票,而小型張則是四枚亞瑪遜熱帶森林物種。要留意的是小型張上印上世界自然基金會會徽在之前是不被允許,英國能夠做到是因為皇家郵政只是向英國分會取得授權,然後此例一開各式各樣的小型張都可以印上會徽或出現一些非該國原生動物甚至植物。

基本上自二〇一七年之後發行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的國家大幅減少:二〇一七年有十七套,應該是之前已經計劃的,到二〇一八年和二〇一九年分別是六套和三套(右圖是泰國二〇一九年發行的其中一枚),可以說是系列已經遜即歿落、終結。二〇一七年印行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的仍然是郵票代理佔絕大部份,Stamperija 當然是第一位,而代表南太平洋和大西洋不少國度的Philatelic Collector Inc.和Pobjoy Stamps緊隨其後,至於印行不少厭惡性郵票的親中猶太人代理IGPC竟然一套也沒有,或者他們看得到發行政治人物和華人喜歡的題材郵票更受他們的新興金主中國大陸人歡迎。但話分兩頭,上逑兩個集郵代理製作的首日封也頗為精美,但原圖片就欠奉。

下面一堆是二〇一七和二〇一八年所出版的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郵封,基本上二〇一七年是佔絕大部份,只有一枚是二〇一八年的,至於二〇一九年則欠奉。二〇二〇年截至八月十五日的今天並沒有一套發行過,排除了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大爆發影響,系列本身都應該「壽終正寢」了,在這幾個郵封之後這個收集專題也是時侯告一落幕,只是Hans Groth最渴望的有朝一日中國能夠發行以熊貓為題材的「熊貓嘜」郵票,肯定說願望落空。

伸延閱讀:
⦿ 帶世界自然基金會商標的鸚鵡郵票 大洋洲地區非洲地區美洲地區
⦿ 地中海海鸌
⦿ 鳳頭蜂鳥

芬蘭在2018年的《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只有三枚成套,
一般來說是四枚郵票成套,可以是四枚同一物種但不同形態;
或是四枚不同物種。這三枚分別是魚類大西洋鮭(Atlantic Salmon)、
鳥類雪鴞(Snowy Owl)和哺乳類北極孤(Arctic Fox),都是北極圈
內數量逐漸減少的生物。

澳門繼2011年後在2017年第三次發行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
這次印度太平洋駝背海豚(Indo-Pacific Humpback Dolphin)巧合鄰近的香港
已經在1999年發行過了(下圖),這一套我覺得比香港一套更好,
正如上面所說,能多方面認識一種生物。

2017年仍然有不少國家印行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除澳門
之外我也收集了格恩濟、直布羅陀、南佐治及南三文治島和
克羅埃西亞四套郵票,除直布羅陀是哺乳類的
毛翼山蝠 (Greater Noctule Bat)外,其餘三種都是鳥類分別是
草地鷚 (Meadow Pipit)、馬卡羅尼企鵝 (Macaroni Penguin)和
西域禿鷲 (Griffon Vulture) 。

正如前面所說,並非全部國家的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單一套票
描繪單一物種,例如2017年塞爾維亞就是四種
不同蝴蝶;而列支敦士登則是四種哺乳類和鳥類動物。不過
列支敦士登所挑的四種物種其實不算是太罕有,例如
信封上的白鸛 (White Stork)。

2020年9月5日 星期六

益智暑期作業|二〇一九年澳門郵資調整

踏入七月最後一個星期,香港仍然受第三波的武漢肺炎症情嚴重影響,莫說是去其他地方玩新郵票,就連自己的地方也有極大困難,剛剛過去的一星期全綫郵局都因疫情而暫停營業,而隨後的一星期也只營業三天並將營業時間縮短;黃大仙區、機場及流動郵局則繼續暫停服務。還記得原定七月二十四日發行的《二〇二〇奧林匹克運動會》郵票嗎?早就因為疫情延至下年才發行,其實大可像其他國家一樣照原定計劃發行,只是在郵局不營業的情況下似乎又會出現去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特別郵票擾民情況。

在三月時我把儲起的三種
再版《舊街小巷》郵資標籤
貼在信封上寄至星嘉坡,其時
這些安裝在各處舊Klüssendorf
和Nagler郵資標籤機只餘下
極短的服務時間,留意最左邊
由Newvision機印出的12元票
有少少特別。
既然這個狀況應該短時間內也未能回復正常,那麼就先把舊的東西理順一下歸類作一些回顧。澳門在二〇一九年五月三十日調整郵資,本澳平信及各地的平郵郵件起重都各加五角,掛號費用則由12元加至14元,寄澳門以外則由18元調至21元;另外航空郵件由兩個區域加至三個區域,將一些非熱門的寄遞點撥進三區。澳門對上一次調整資費是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五日,本澳郵費也是調高五角,最大的分別是當年2元郵票並不缺乏,自動郵票售賣機也有2元郵資標籤提供;二〇一九年的調資除《舊街小巷》通用郵票中的2,5元郵票就只有零星的2,5元特別郵票供應,僅有的Newvision郵資標籤機便直接由3元開始,然而其實澳門市民去郵局寄信大多是直接在櫃枱付款並即時過郵資機,所以影響也不是太大。

不過最有趣的地方是郵政局又如往常調整郵資時一樣備有「特別印製」的再版《世界遺產》五角郵資標籤(左圖,下圖為正常在郵票機能購買的五角郵資標籤)在過渡時間內在郵政分局、郵亭、集郵櫃枱及臨時郵局即時售賣貼用,這就成為調整郵資中的亮點。至於自動郵票售賣機,由於只曾用鐵片封上不再售賣的面值按鈕而沒有調校面值先例,所以Klüssendorf和Nagler機仍然直接用鐵片封上(其實所有機都已經陸續拆除或以紅色膠紙封上),Newvision機則更改程式把2元的郵資標籤停止售賣,需要使用的2,5元、6元、14元及21元一直欠奉直至九月二十六日發行《粵港澳大灣區》郵資標籤同時更新電腦程式為止,同日五角郵資標籤也不再供應。

巧合五月三十日有事要去澳門一趟,就在重要事情完成後走訪一下不同的郵政分局,記錄第一日調整郵資情況。上面提及的「特別印製」的五角標籤也從這一日起供應,雖然通告指各局都有提供,但就僅在郵政總局集郵枱、渡船街郵亭有日常使用,這些五角郵資標籤並不對外出售,只會即時貼在寄出的郵件中,在之後只有在臨時郵局或新郵發行日時需要登記才會配給貼用。話雖如此這麼多的使用限制,卻不乏集郵同好在渡船街郵亭、新郵票發行首日和各場臨時郵局攤位瘋狂實寄,在今次貼出的幾個信封中,這些五角郵資標籤也有分前期的「REIMP2009」和後期的「REIMP2013」兩種,那究竟今次郵局打印了多少卷來給大家戳戳樂?

有點後悔並沒有多打Klüssendorf的郵資標籤,首日的寄香港
保價郵件只好將就貼一枚50元Newvision打印的《舊街小巷》
再版郵資標籤,寄香港的保價郵件最低費用由42元調整至
52,5元,同樣可以只要兩枚郵資標籤便可以滿足
「盡最大可能貼最少郵票」要求。

三封航空掛號分別寄屬一區的星嘉坡、二區的日本和三區的
突尼西亞,基本起重資費是10克以內,分別是4元、4,5元
和6元。這裡和上面一封保價郵件都貼農曆新年郵資標籤,反正
我都太多了,趁這機會消耗少少。留意我是刻意用三間郵政分局的
QR-Code郵資標籤補上21元掛號費用,這些標籤只有數間郵政分局使用。

雖然渡船街郵亭在五月三十日
開始有《世界遺產》五角郵資
標籤,但我到《澳門荷花》發行
日才記得「配合」使用,重點
我是配合原地是盧廉若花園而已,
不過渡船街郵亭使用五角郵資標籤
時間極短,六月十七日開始以
新使用的QR-Code郵資標籤取代。
在過渡期郵政總局集郵處櫃枱寄出
首日封都可以補貼這些《世界遺產》
五角郵資標籤,在這段時間有《澳門
荷花》、《鏡海歸帆圖(二)》、
《第三十屆澳門國際煙花比賽滙演》
和《法院大樓》新郵票發行,這是
中間兩套郵票補貼五角郵資
標籤寄香港的實寄首日封。

澳門郵政在臨時郵局攤位也有使用這些五角郵資標籤,
這時才不設限制可貼任何郵票(前段時期亦沒有限制)。
七月十三日是澳門街坊會聯合總會成立三十五週年
臨時郵局,銷紀念郵戳的郵票都貼在信封背面。

郵資調整最大好處是可以單貼一枚30元郵資標籤滿足
航空掛號寄三區的20克內郵件,稍後時間巧合有東西要寄
紐西蘭集郵服務中心,就製作一個這樣的例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