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雀鳥極限片選輯

不經不覺原來自二〇一六年開始的部分雀鳥極限片從未公開曝光,他們不是質素有問題,而是我真的把他們忘記了。的確,有時量多了便會把東西忘得一乾二淨,幸好不少都是系列性而於本網誌陸續介紹過了,未介紹過的總數都只是十片而已,不多。

盧森堡二〇一六年曾發行一套以《生物多樣性》(La biodiversité)
為主題的郵票,圖案是每兩年一度的「盧森堡郵政格林披治大賽」而來,
其中一枚是大班啄木鳥(Great Spotted Woodpecker)。

郵票代理Stamperija 的出品近幾年質素頗為飄忽,雖不時有新意和驚喜,
但難掩一些重口味郵票。片上是我認為較正常的所羅門群島的
一組雀鳥系列,東方草鴞 (Eastern Grass Owl)雖為東亞常見的品種,
明信片尚算易找,這片就是來自台灣郵局昔日為貓頭鷹郵票而發行的明信片。

法羅群島二〇一七年曾發行一對歐絨鴨(Common Eider)郵票,分別是一公一乸。
幸好我存有的明信片册中就有一片是一公和一隻小孩,不慌不忙
寄去郵局要求製作了。至於那一隻乸,誠言,真的比較難找。

位處加拿大東北的法屬聖彼得及麥克隆群島每年都要發行一枚雀鳥郵票,
從二〇〇八年至今我都從未缺席,這一枚是二〇一七年發行的
黃喉地鶯(Common Yellowthroat),至於二〇一八年的兩枚就要稍等了。

英國在二〇一八年發行六枚郵票介紹六種「重新出現」的物種,
其中之一是魚鷹(Osprey),這種北半球並不罕見的雀鳥近年在英國重現
只說明英國昔日過度破壞環境令一些普通的物種陸續消失。
這明信片是英國著名的J. Arthur Dixon明信片,照片
當然是在英國拍攝,實在有少許諷剌。


中國大陸每年農曆七月初七例必發行一枚雀鳥郵票,由第一枚的
鴛鴦(Mandain Duck)到舊年的喜鵲(Common Magpie)都是
一雙一對寓意情人終身伴侶永不分離。今年(八月十七日)
發行的則是大雁(Swan Goose)。留意喜鵲的片是蓋了廣州為
《海棠花》郵票而刻製的首日戳,戳圖正是一對喜鵲!

塞爾維亞延續多年的《環境保護》郵票系列在二〇一五年
其中一枚就有Mokra Gora 山區小火車和金鵰(Golden Eagle),
原本就考慮蓋上原地郵戳,最後都是銷貝爾格萊德首日戳了。

愛沙尼亞每年一度的《年度雀鳥》系列今年找來松雞{Eurasian Capercaillie),
忚們叫喊時都會把頸伸長伸高,甚有特色。

又再一次介紹歐絨鴨,這枚是去年人島雀鳥套票中最後一枚,其餘五枚分別在
七月之選》和《延續七月之選》網誌介紹過了。

紐西蘭為慶祝經典的單色圓形郵票二十週年,七月再度發行五枚同類的郵票,
但今次分別是描繪五穜紐西蘭特有的奇異鳥,三元的正是國鳥
南島褐奇異鳥(South Island Brown Kiwi),隆重其事,郵戳改用銀色,
這鋃色油墨並不限於官方郵品上使用。

印度與巴布亞新幾內亞去年年底聯合發行國鳥郵票,說是去年,
其實原本計劃在二〇一六年中發行,據報是印度方多番延後,
印方的當然是綠孔雀 (Indian Peafowl)而巴布亞新幾內亞則是
新幾內亞極樂鳥 (Raggiana Bird-of-paradise)。

2018年8月11日 星期六

Back to Basic:郵票就是寄信用

都有一段時間未有展示收到的實寄封了,這些信封有不少是用來退回極限片之用,當然還有一些是專誠寄去要求蓋首日戳的,不過在我而言首日實寄並沒有加分的因素,當然有總比沒有好的。這裡聊聊數枚都是由今年年頭開始收到的,在此順便一提「雀球牌」航空信封在去年十二月已經再版印刷,所以信封由米黃色變成粉藍色了。

安道爾的法國區郵票一直比西班牙區郵票精美漂亮,我挑選了
二〇一六年的一枚薫衣草(Espígol)郵票來試用一下新信封的效果,紫藍色的郵票
貼在淡藍色信封,連補資用的通用票也是紫色,看了就舒服。

繼續也是新信封測試系列,百慕達一套無面值海岸郵票也是藍色
作為主色。這套郵票除了以自動黏貼小册形式發行,面值
更是只標示基本的四個郵區,應該是尚屬首次。

盧森堡的食用植物全系列實寄封,九枚郵票共分三年發行,
每次都是三枚郵票。這系列是比利時bpost 以平版印刷,不知道是否故意
印版網點總是特別粗糙,很有一些拉丁美洲國家的風格。

冰島前年和去年都曾發行苔蘚系列郵票,說是系列其實總共都是四枚而已,
比其他系列郵票都要少。冰島自二〇一〇年開始不再發行一般面值郵票,
然而卻因為仍有一定需求故保留售賣二〇〇八年和二〇〇九年的郵票。
值得留意的是這封銷戳地點是Grímsey,是冰島唯一在
北極圈內的地方,當然也是冰島最北的地方。

葡萄牙的《重新引入的物種》(Mamíferos Predadores)套票,
旨在插圖極為吸引漂亮。

福克蘭群島專門的年報《The Falkland Islands Journal》至
二〇一六年創刊五十週年,郵局特意發行一套郵票以作紀念,
四枚郵票的水彩繪畫頗有上世紀八十年代風格。這次因紙邊帶有
島徽故刻意留下,但貌似不太整潔美觀了。

香港在農曆新年期間發行的《香港民間習俗》郵票,圖案不是
像台灣、中國一般古板式寫實表達,創意十足予以欣賞。

希臘的野花郵票,又是另一組水彩畫郵票,留意薫衣草再次出現,
這種南歐常見的花卉經常現身各南歐國家郵票,實在並不意外。

泰國繼續發行《保護遺產》系列,選取的都是寺廟中的壁畫。 

朋友從東帝汶寄來的一枚掛號封,貼的是昔日刻意經營的
《國際生物多樣性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Biodiversity)其中
兩枚郵票,比較特別的是這封從包考市(Baucau)寄出,
並非如之前數枚由首都帝力(Dili)寄出。

芬蘭今年的情人節(Ystävyys on valo)郵票顔值極高,五枚都是夜間閃亮
的彩色花卉,貼一枚在明信片或信封都足以吸引眼球。這封貼全套五枚
另加建國一百年高面額郵票和《雪后》(Lumikuningatar)以
全球優先郵件寄出,總郵資達十八歐元。

中國在三月的春天發行《海棠花》郵票,雖然郵票背後有一定政治性
的隱喻,但郵票以膠版套印雕刻版,難以有重大閃失。

台灣連接台北和桃園國際機場的捷運終於在今年三月開通營運,紀念郵票
一改昔日的寫實照片或是噴畫,以電腦插圖加上特長票幅表達,耳目一新。

愛爾蘭二〇一七年發行的一套與市民生活相關的《店舖門面》(Irish Shop Fronts)
郵票,四枚挑的都是尋常百姓的店家,並不高深莫測。

比利時再度發行藍精靈郵票以紀念藍精靈六十週年,
這套經典卡通片集實是眾多朋友的回憶。

葡萄牙東方基金會及博物館分別成立三十週年和十週年,郵政局
特意挑選四件博物館藏品發行紀念郵票。四枚郵票除一枚與
日本有關外都與中華文化有關,遠東地區與葡萄牙一直有濃厚淵源,
而東方基金會在澳門亦有建立分會。

早前再度把數枚極限片寄回約旦銷戳,回郵信封我挑選了十年前發行
的蝴蝶郵票,留意掛號標籤上的約旦郵政商標被重新設計了。

捷克共和國早年發行的「歐羅巴」郵票,當年的主題是《水》,
紫色的郵票與粉藍色信封十分協調。 


毛里裘斯的貝殻信封,郵票的設計很有上世紀九十年代味道,
這封是由羅德里格斯(Rodrigus)首府馬蒂蘭港(Port Mathurin)寄出,
然而在運輸中途損毀了。


最後一枚封是達庫尼克 (Tristan da Cunha)的漁業事業七十週年
紀念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Tristan Venture'),這封我特意挑選套票中的
一枚龍蝦郵票,事實上龍蝦是達庫尼克極為重要的漁產品。
本件到達香港時誤投沙田中央派遞局,因而紀錄這封
花了兩個月才到達收件人手中。

2018年8月7日 星期二

澳門及直布羅陀《狗年》郵資標籤

又是每年都有的一篇,其實經過數年大家都感到開始沉悶了,畢竟每年都會是一樣的東西,要連續十二年不斷的重複,今年就嘗試長話短說,看圖就夠了。不過都是要吐嘈一下澳門的郵資標籤,今年又有新的玩法,只有寥寥數部郵資標籤機更換狗年郵資標籤,而大多數都被一些代打人士長期(都不能說長期,至少都有跟規定每人十分鐘)佔領,然後就一一被這些人搞到停機待修至接近下午四時,確實極為浪費時間。究竟是澳門郵政在製造假像還是不想修理人員疲於奔命修理全澳郵資標籤機實在不得而知,然而如果實在無此能力、機器陳舊,那麼為何仍要堅持發行新版特別郵資標籤呢?下月澳門舉辦首次國際郵展,再次有新版特別郵資標籤推出,到時又再來一次混亂狀況了。

澳門狗年郵資標籤官方首日封首日實寄,六年後我再次在紅街市郵局寄出。
其實這不是我預期中的狀況,只是到下午四時四十五分才獲得粗字 (Nagler)
郵資標籤,那時各間郵局已經截郵準備關門。天氣寒冷還要下雨,
無奈再次在紅街市寄出。

「自然封」混貼粗字及幼字 (Klüssendorf),都是以往一直做開,今年至
最後一刻才能完成,浪費太多時間尋找仍有運作的粗字機。

今年再次有的欠資系列,巧合見證了香港從使用欠資「郵票」
(官方稱為「標籤」)到派遞局打印欠資標籤過程。



數幅極限片,來源分別有台灣、冰島和格陵蘭郵政的明信片,
我自己就十分喜歡格陵蘭一枚了,很配合當天寒冷下雨天氣。


今年的直布羅陀狗年郵資標改為請朋友先從英國寄給我,
不用再等待朋友訪港時交給我,節省一個月的時間,不過
其實遲少少無關係的,反正都一樣。今年兩枚封都分別用
「International Tracked and Signed」和「International Tracked」
符資寄香港和中國,雖然是掛號但收費有分別。

極限片又是用台灣的片,今年我有很多這種片,有點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