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由二〇一九年六月一日起新浪博客終止發表新文章,惟舊有文章在未被屛蔽前不受影響
敬希垂注。

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日本 — 2014動植物風景通用郵票:續篇

在三年前,曾經介紹過日本自二〇一四年起分兩次(至二〇一五年)發行動植物風景通用郵票,低面額用以補資用郵票除1円是現代日本郵政始創人前島密外都是動物圖案;而由52円起至140円用作基本郵資的郵票則是植物圖案;高面值全是風景圖。另外最高面值1000円雖然是富士山風景圖,但選用十八世紀江戶時代後期田能村竹田所繪的畫作,並以雕刻版及攝影凹版印刷。全套十九枚另加上四枚慶弔事用郵票作為平成時代後期的通用郵票,並全面取代仍然販售的昭和及平成時代初期各種通用郵票。

郵票發行期間適逢日皇有意退位,但郵局似乎無意為此再發行另一套新版通用郵票,直至目前令和時代仍未有這樣的計劃。不過這段期間因二〇一七年六月一日基本郵資調整及二〇一九年十月一日國內消費稅由8%調升為10%觸發的郵資調整,都分別發行三枚及十枚新通用郵票,結果大全套郵票總共三十六枚之多,超過了昭和時代《新動植物國寶圖案切手》和平成時代初期《日本之自然》兩個系列。因郵資的調整,三種52円郵票率先在二〇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停止販售;而各種82円、92円、205円、280円和310円與及二〇一七年發行的62円三種也在二〇一九年九月三十日停止販售。至於3円、30円和1000円則售賣至存貨賣完為止。

近年全球各地郵政業務萎縮,而印刷技術日益優良,通用郵票的版式研究價值大幅減少,而且再版票發行都會有特別記號識別。不過對喜歡大套票的傳統郵迷,大都滿足於通用郵票每一次都會發行十五至二十枚一套,這套跨時代的日本通用郵票實在不容錯過。

仍然不是首日封:上邊一排是已經停止販售的52円三枚而下邊一排
則是新發行的62円三枚普通及慶弔事郵票。以販賣時間計算,
三枚62円所銷售時間僅有約一年半之短,至二〇一九年九月三十日結束。

因應在十月一日調高銷售稅實施的新郵資,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日
發行的十款新通用郵票,是令和時代最前期發行的郵票一組,
慶事郵票全面改為丹頂鶴圖案而弔事郵票則改為菊花。



重貼一下前三枚的實寄封,大全套齊集的效果十分精彩耐看。

2019年9月28日 星期六

星嘉坡:航空郵遞一百週年郵資標籤

在前面曾經略為介紹了星嘉坡為「36屆亞洲國際郵展」而發行一套兩枚的《航空郵遞一百週年》(100 Years of First Airmail),雖然郵展非常沉悶,但花上一天排隊買他們的限量版印刷全張或者特別編號紀念小型張實是很好的消磨時間活動。不過我就沒多大興趣了,去星洲最主要目標當然是「打飛機」:同日發行的同題郵資標籤,縱使郵局只限於郵政總局及新達城郵局(即展場)中的兩部eSAM 郵資標籤機出售,然而計上花在展場輪候展場限定的郵柬和明信片、打機輪候時間(其實花的不多,因為不像兩岸三地那樣瘋狂)和該死並不人性化的地鐵轉乘系統,其實也需要一天時間解決問題。對我而言,星洲坐巴士一定比坐地鐵快和方便,當然前提要慬那條路綫和何時下車,只是繁忙時段塞車情況嚴重,無奈地鐵就是首選駁腳了。事實上我都是早上八點半才施施然坐67號車去郵政總局打機,反正他們九時才開始售賣,然後中午就坐70號車直接到會場(地鐵Circle Line也可以,只是要上上落落),舒適且有坐位休息一下。

據星洲朋友講述,郵政總局那部(機號S796)在一星期內打完了所有特別郵資標籤;而新達城(機號S059)則至八月尾才售清,即如之前農曆新年郵資標籤一樣大約時間,雖然數量達二百萬枚之數,仍然離不開被星馬和遠至台灣的「洗機黨」的攻陷。因之前已經介紹過星嘉坡eSAM系統,以下就只是介紹一下相關封片,本文有部份圖片曾在上次出現過了,現稍作重溫。

這封之前已經貼過,就重溫一下:以紀念郵票小型張加貼60c
郵資標籤在原地城市廣場郵局寄出,留意掛號標籤係近年
新引進iSAM系統,郵件編號直接由電腦編配,亦可同時
當郵資使用,系統至近日才在全綫郵局安裝妥當。

兩部機打印的標籤混合貼寄,同樣在原地城市廣場郵局寄出,
留意S796的一枚墨色比上一枚淡,其實只是相隔大約一小時購買。


郵政總局三部機只有S796有提供新郵資標籤,其餘S022換成
《郵政總局開幕紀念》特別版而S023仍然是《郵政總局》
獨家標籤。上圖是單枚的掛號郵件而下圖則是保價郵件,
都是在郵政總局寄出,注意上圖一封是刻意把邊框一齊貼。

另外新達城郵局兩部機只有S059售賣新標籤,相比郵政總局,
新達城這邊並沒有人排隊輪購,氣氛確實是比港、澳、台差。

這片原圖片也是之前貼過了,除了首日特別戳外當然挑選原地郵局蓋銷。

郵票展覽五日都會有紀念圖戳加蓋,圍繞主題「航空郵件一百周年」
和「星嘉坡開埠二百週年紀念」,八月三日的「集郵者日」日戳
與郵展方發行明信片十分配合,就用其中一片蓋銷。

八月三日是星期六,就連會場「鄰近」的新達城郵局只營業半天,
如要實寄掛號只有往郵政總局辦理,實在並不理想。一如上次
《建國五十年》(SG50),我把兩機的三種同面值共
六枚混貼銷「集郵者日」日戳寄出。

郵資標籤早就在八月底時打完,兩機回復原本仍然售賣的郵資標籤。
作為一個總結,我在九月四日再次離開星嘉坡時在樟宜機場郵局
把最後一封貼有這標籤的掛號郵件寄出,最後我要感謝樟宜機場郵局、
郵政總局及城市廣場郵局不厭其煩借出多枚日戳試蓋和星洲朋友的協助和贈片。

2019年9月19日 星期四

歐羅巴二〇一九:國家雀鳥(六)

上一篇曾經預告今次會介紹歐洲西南部,即伊比利亞半島幾個郵政機關今年發行的「歐羅巴」郵票,在介紹前先作一個小總結,之前六篇已經介紹過十八個郵政機關的郵票,都已佔系列中的三分之一,今次會介紹安道爾(法國及西班牙郵政管理區)、西班牙、直布羅陀和葡萄牙,包括阿速和馬德拉屬地共七組封片,整大個西歐範圍已告介紹完成,稍後的日子會介紹其他北歐、南歐和東歐國家的郵票,有部份並非十分容易解決。

可能有集郵經驗及有歷史知識的朋友也許知悉,安道爾雖然是獨立國家身份,但因是公國所以與列支敦士登情況差不多,外交及國防都委託他國代為管理,就列支敦士登而言,各項服務都是由瑞士代表營運,然而郵票仍然由國家自己發行;安道爾則屬法國及西班牙共同管理,不過郵票則由法國及西班牙發行,正式來説兩方的郵票不能混貼也不可以互換寄出,郵費亦各自不同,在當地人而言因郵資收費和效率都會去法國郵局寄信。

安道爾法國郵局的郵票大都隨法國一樣以多色彫刻版及平版套印,
非常漂亮。今年亦不例外以三色彫刻版描寫一對在山區
和雪地常見的岩雷鳥 (Rock Ptarmigan)。安道爾係屬山區國家,
庇利牛斯山脈貫穿整個國家,是在南歐地區除南亞爾卑斯山
外有岩雷鳥出現的地方。

票圖清晰繪畫一對雄性和雌性岩雷鳥,並有同圖的首日圖案戳。
只是明信片除繪畫片外較難找到一對,這片拍攝地點
是法國阿爾卑斯山區,地理位置也算很接近。

安道爾西班牙郵局郵票就較為普通了,連物種也是歐洲常見的
歐亞鴝 (European Robin)。其實整系列最特別郵品是官方首日封設計,
信封上空白地方就是延續郵票的繪圖,恰好展現整體知更鳥,
不過我對官方首日封無興趣了,想看的朋友可去相關網頁了解。

歐亞鴝在歐洲實在太普通,明信片版本恆河如沙數,
這是其中一片法國上世紀六十年代舊片。

西班牙的郵票單一也是沒有特色,最少沒有像去年的通空設計,
不過其特色異形版張及如安道爾同樣設計的首日封則帶來
強烈視覺效果。雖然胡兀鷲 (Lammergeier)並非西班牙國鳥,
但作為候鳥在地中海南歐和北非摩洛哥山區也普遍常見。

西班牙南邊的直布羅陀兩枚郵票都是北非石雞 (Barbary Partridge),
這種雀鳥在歐洲本土根本沒有出現,但直布羅陀卻是
例外的地方,郵局亦多次發行相關郵票。

由於北非石雞在北非大陸較為常見,古羅馬時代柏柏爾人都會把
這種鳥作為圖案拼砌在馬賽克磚畫上,在其後阿拉伯人侵佔
伊比利亞半島和南歐,亦留下不少相關的馬賽克磚畫。
因為北非石雞明信片稍難尋找,今次就用一片北非石雞馬賽克代替。

葡萄牙一如以往都會分本土大陸、亞速和馬德拉發行一枚郵票和一枚小型張,
即共六枚郵票。本土大陸的兩枚分別是歐亞鴝和
藍喉歌鴝 (Bluethroat)兩種常見嗚鳥。


歐亞鴝(上圖)就不再詳述了,反而是藍喉歌鴝我有
少少偷懶用了一張擱置很久的繪畫片,看上去的確怪怪的。
要注意明信片出現的是亞種而郵票上則是指明亞種,
不過如以往一樣除非亞種是只專生活在某地特有種
或可分為另一物種,否則都是不別不太大。

亞速的兩枚郵票是戴菊 (Goldcrest)和田鵣 (Fieldfare),田鵣在伊比利亞半島
不是常見鳥類,不過會在地中海沿岸濕地渡冬。

田鶫的明信片要稍後補回,不過戴菊卻有不少可用的明信片,
或者直接用今次的官方明信片。我今次挑選了同為葡萄牙郵政
發行的明信片,是一九八九年為《自然保護》郵票而發行,
繪畫的正是亞速亞種 (R. r. azoricus),昔日這些大自然郵票、
明信片都是大師José Projecto 操刀繪畫,這片明信片當然是其中之一。

最後馬德拉兩枚郵票分別是馬德拉和加拿利群島特有的金絲雀 (Island Canary)
和紅額金翅雀 (Goldfinch),雖然金絲雀英文就是以加拿利群島命名,
不過第一次登上郵票卻是葡萄牙的馬德拉。


其實也不用太過介紹了,因為紅額金翅雀就已經是本網誌常客;
至於金絲雀其實找尋自然片的確極為困難,幸好葡萄牙郵政
每年都會為歐羅巴郵票印行明信片,或許可解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