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由二〇一九年六月一日起新浪博客終止發表新文章,惟舊有文章在未被屛蔽前不受影響
敬希垂注。

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協調式飛機首次試飛五十週年

續上一篇的航空專題,巧合地今年也是協調式(或稱協和式、和諧式)客機首次試飛五十週年和人類登陸月球五十週年紀念,世界各國再度為這兩件科技里程碑事件發行特別郵票以作紀念,不過至今為止只有法國和英國屬地直布羅陀有為前者發行郵票,而後者則鋪天蓋地式爭相發行。一九六九年三月二日,首部建成的協調式原型客機(機身編號F-WTSS)在法國吐魯茲飛上天空,揭開了超音速商業飛行的序幕,然後相隔一個月,英國所建造的同型號原型飛機(機身編號G-BSST)在英國菲爾頓試飛,然而經過多年的示範和世界巡迴飛行,量產型協調式飛機才於一九七六年首次作商業飛行。協調式飛機直至二〇〇三年全面退役的二十六年服務期,只曾在英國航空、法國航空和早期短暫在布蘭尼夫國際航空及新加坡航空公司服務,除了英、法在一九六九年和之後的日子有發行原型機和英航及法航協調式客機郵票外,星嘉坡郵政也曾在一九九一年和二〇〇三年發行漆上新加坡航空公司標準色彩的協調式客機郵票(機身編號G-BOAD,只有機身左邊才有新航色彩,右邊則是英航色彩),當然其他各國也不時發行協調式飛機郵票。

法國為紀念協調式飛機首次飛行五十週年再度發行相關郵票,
都仍然是繼續以「航空郵票」形式發行,圖案是原型機001號飛越
吐魯茲田野上空的情景。明信片照片由南方航空(Sud-Avistion)
在一九六九年三月二日在吐魯茲拍攝飛機起飛時情景。

其實都只有法國和直布羅陀發行相關郵票,而英國則只有一枚紀念郵戳侍奉。
直布羅陀四枚郵票卻是量產型飛機,實在令人摸不著頭腦,
£3.40一枚中的飛機垂直尾翼圖案被原圖作者Erik Simonsen改成
圖片上這樣卻被郵局選用了。

80p照片和其他三枚原圖都可以在Getty Image可以找到,直接就是
David Zimmerman千禧年後所拍攝的照片,按照原照片說明,
是在二〇〇一年法航意外後重新起飛時拍攝。

協調式飛機起飛和降落時遇上適當環境下會產生脫離渦流,
Odd Andersen所拍攝的英航客機就遇上這種情景,
英航昔日印行的明信片同樣以此為圖案。

昔日的協調式客機因其噪音問題使歐亞多國拒絕駛經空管範圍,
使協調式客機絕少服務遠東地區,最常見的只會飛越
大西洋至美洲區域。64p票圖是一協調式客機在紐約
上空飛越日落時的太陽剪影,由Marvin E. Newman拍攝。

2019年8月9日 星期五

航空郵遞百週年

這個網誌建立多年,一直都絕少觸及航空的郵品,除了主題已經嚴重偏離我的收集範圍外,重要的是認識不多。踏入二〇一〇年,各國相繼發行不少郵票以紀念航空飛行百週年及使用航空郵遞信件百週年,實是航空專題收集者的一個黃金時段。巧合或純屬不幸的是自一九一四年一戰爆發,航空事業重點偏向軍事用途,以致民用方面出現濟後的發展,以英國為例一九一一年就有首次航空飛行及送遞郵件,但至一九一九年才有首條日常的國際空郵航綫從福克斯通至德國科隆,比美國開辦空郵服務還要遲一年,而跨洲的空郵運輸更是在一戰之後蓬勃發展。

這兩年間無意間收集到四個國家發行的航空郵遞週年紀念郵封和原圖片,都只是一點點的趣味品,但也紀錄了當年洲際間郵遞的一段歷史。

英國在一九一九年開始才開辦常規的國際航空郵遞路綫,
由英國的福克斯通飛往德國科隆。英國在二〇一七年其中一輯Post and Go
郵資標籤 (Royal Mail Heritage : Mail by Air)以作介紹,
不過至二〇一九年皇家空軍的集郵組再為這次事件刻製
一枚紀念郵戳,圖為貼上這枚郵資標籤及蓋上這枚紀念郵戳的掛號封。

瑞士在一九一九年開始開辦常規的蘇黎世和伯恩之間
空郵郵遞服務,並同時發行首套官方航空郵票。雖然在此之前
已經有商業飛行,但是只是私人經營模式並印製貼在郵件上的印花。
本圖的首日封是從蘇黎世機場郵局寄出,不過留意一下精准的原地應該是
現今蘇黎世東面的迪本多夫,事實上迪本多夫郵局風景戳
比這枚蘇黎世機場郵局風景戳更具特色。

瑞士郵政同時發行一片郵資明信片,背後圖案卻是日內瓦湖噴泉,
不過飛機圖案繪有郵差「站立」在飛機上郵遞郵件,
以紀念這是首條官方空郵路綫。

星嘉坡郵政在二〇一九年亦紀念首次空郵服務發行郵票,
路綫由澳洲亞德雷德經星嘉坡、印度、埃及、義大利等地至英國倫敦,跨越四個大洲,
郵票上頭像正是機師Ross Smith及其搭載的三百多件郵件的其中兩件。
首日實寄封從小印度區域的City Square郵局寄出,附近就是昔日
飛機降落之地花拉公園,現今仍然是草地一片。

值得留意的是這套郵票是為「第三十六屆亞洲國際郵票展覽」而發行,
同日更發行一枚同題的郵資標籤,上面的首日封正以此作為補資之用,
隨同郵展附帶發行的還有郵柬,都同樣在原地City Square郵局寄出。



這次的原圖片,包括郵票和郵資標籤。星嘉坡郵政、各郵會和私人都有
印製明信片,這裡挑選三枚分別銷首日特別戳或原地日戳,
照片上的草地就是花拉公園。

星嘉坡的首次飛行是在一九一一年,試飛地點正是當年花拉公園鄰近的馬場,
即現今馬埸路一帶,圖為星嘉坡集郵館印行的明信片製作的原圖片。

講到跨洲的長途飛行,福克蘭群島至英國遲至一九五二年才開始
有常規的直綫空郵服務,不過早在一九四八年福克蘭群島當局就建立
「福克蘭政府飛行服務隊」,信封上四枚郵票分別是從當年
至今日四個時期的機隊照片。

2019年7月28日 星期日

奧蘭群島《啄木鳥》郵資標籤

每一年都會更新的奧蘭群島郵資標籤今年繼續都是自然系列,今次就選上了四種在北歐常見的啄木鳥物種,分別是大斑啄木鳥 (Great Spotted Woodpecker)、小斑啄木鳥 (Lesser Spotted Woodpecker)、灰頭綠啄木鳥 (Grey-faced Woodpecker)和黑啄木鳥 (Black Woodpecker),設計形式都和去年雷同。不過巧合的是今年「歐羅巴」主題是《國家雀鳥》,這就等於一年間㑹發行五枚挃鳥郵票,或許適當與去年主題《蘭花》調換,就可以平衡一下了。然而因奧蘭郵政每新一年都會調整各類郵政資費,基本掛號郵件調升至14歐元,今年就不再繼續製作首日掛號封了,這連帶影響隨後發行的《歐羅巴:國鳥》郵票。同去年一樣,奧蘭郵政有為大斑啄木鳥一枚郵資標籤印行明信片,我只買若干數量空白明信片以作日後之用。因為四種啄木鳥是歐亞大陸常見出沒的啄木鳥,從整個歐洲地區至中亞和東南亞都觀察得到,明信片也不難尋找。

順道也介紹一下隨之發行的「歐羅巴」郵票,就是大家熟悉的白尾海雕 (White-tailed Eagle),郵政局找來瑞典藉設計師Lars Sjööblom繪畫票圖,Lars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至今一直有為瑞典郵政繪畫及雕刻郵票,可惜自瑞典及丹麥(即兩國合併後的PostNord集團)郵政自二〇一六年起把郵票印刷外包法國Cartor之後再也沒有雕刻版郵票,縱使圖稿適合以雕刻及平版套印,基於成本考量也都會是直接以彩色平版印刷,要提一提的是今年瑞典的「歐羅巴」小全張也是Lars Sjööblom 繪畫,只是奧蘭群島和瑞典的郵票都順理成章在法國Cartor平版印刷,有點失望。

同以往一樣,奧蘭郵政都會發行一原圖片並使用另一圖案首日戳銷票,不過官方原圖片製作效果真的一般,更為可惜的是並沒有空白明信片可供購買,情況與去年《橋梁》不同也失去預算:購買一定數量作日後之用。

特別訂購的面徝0.4歐元套票,滿以為貼一套共1.6歐元符合今年
寄非歐盟區優先函件郵資,只是再查一下正確郵資應該
是1.7歐元,功虧一簣了。

在歐洲有不少環保觀鳥組織都會印行一些明信片售賣以資助收入,
今次揀選的小斑啄木鳥是瑞典一環保機構以Rune I Johansson
所繪畫的雀鳥插圖印刷的明信片。

俄羅斯郵政經常都會隨新郵附帶印行一些明信片,除可作原圖片
之外亦作一般通訊用途銷售,價格便宜但數量不多,這一片大斑啄木鳥
是為二〇一八年啄木鳥郵票而發行的,圖畫就是北方寒帶森林面貌。

又是一個環保組織印行的明信片,這片灰頭綠啄木鳥則是
德國機構的免費明信片,雖然大部分人都會採用照片明信片,
但拍攝普通則沒什麼特別。

最後的一枚黑啄木鳥是普通明信片,幸好圖案偏上,
有空間貼上郵票及銷戳。

奧蘭群島所發行的歐羅巴郵票極具雕刻版味道,可惜就是以平版印刷。
首日封就蓋齊兩款圖案首日戳,分別是雕爪和羽毛,以及當日日戳。

順便介紹一下去年「Nordic」系列的《北歐魚類》,這個系列是北歐
八個郵政機關每年發行的共同主題郵票,票圖也是Lars Sjööblom 所繪製,
雖然也是平版印刷,但套印銀色顯然觀感有所不同。

這張明信片原來是冰島郵政發行,照片拍得極為震憾,
就是白尾海雕剛捕獲獵物準備飛往崖璧開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