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由二〇一九年六月一日起新浪博客終止發表新文章,惟舊有文章在未被屛蔽前不受影響
敬希垂注。

2019年6月15日 星期六

澳門二〇一九年上半年新郵

隨著港珠澳大橋開通,去澳門的成本大幅降低,以致根本上可以一個月去這個地方一兩次,更客觀來說香港郵票今年度的設計確實不堪入目,四流質素,比起那些濫製粗疏的郵票發行代理如IGPC或Stamperija 更為不如,然而當然總有人為其背書,巧立理由支持香港郵票,只是最實際的情況是這些人只出一張嘴,荷包裏的錢仍然留在荷包中。

澳門在上半年共發行六套郵票和一套郵資標籤,當中作為第三輯農曆新年守尾門的《豬年》和五月的一套《澳門仁慈堂四百五十周年》都沒有去搞了:第三輯農曆新年我都沒有做過,況且已經是最後一套,意義欠奉;仁慈堂則因為官式首日封不是我要求的C6信封,對我來說欠缺收藏價值。總括而言因炒賣風氣消失,就算是最熱門的農曆新年郵票也沒有難度也不費時間,而郵資標籤今年更作出新安排,只限三個地點的郵資標籤機有售,相對來說更節省時間。

除新郵之外,大三巴郵亭和郵資調整都有去過澳門一趟,這些都在日後再介紹。

澳門郵電今年慶祝成立一百三十五週年,再度發行郵票之餘又再來
一次限量的50元特別版小型張,這樣每五年一次的紀念郵票真的有意思嗎?
首日封加貼去年為郵展發行的郵資標籤,當然在原地郵政總局寄出。


今年的50元小型張係以雕刻版印刷,不過可惜的是都以電腦雕刻,
如果找一些雕刻大師為其雕刻就更值了。圖為兩封分別是寄香港的
保價回執郵件和寄突尼西亞的掛號郵件,封上都巧妙地貼有香港的標籤。


極限片都分別銷首日特別戳和原地日戳,這類文青式繪圖明信片
雖不是新事物但近年迅速冒起,比傳統攝影明信片更有質感。

《觀音誔》郵票雖是兩枚,但票幅極大。最近澳門都流行
這種大票幅,雖然好看但貼在信封上實在有難度。這個在原地望廈
分局寄出的首日封原本被所有標籤遮蓋全部圖案,但既然用官封當然
為了封上的圖案,所以標籤最終都被移到適合位置。

以普通航空信封貼整三枚郵票掛號寄日本,因信封
沒有圖案,顯然把標籤貼齊在前面也沒有遺和感。

這片繪畫地獄圖的明信片最深刻印象莫過於在香港和星㗎坡虎豹別墅
中展示的壁畫雕刻了,這片明信片中的觀音則出現在右上方。

五月的《第三十屆澳門藝術節》票圖極其特別抽像,可惜澳門郵電
未有新郵介紹中說明,實在難以暸解。至於小型張圖案則來自官方
海報和場刊目錄,如果整張欣賞就是「30」字樣了,首日封在臨時銷售
攤位原地文化中心分局寄出,不過銷售攤位營業時間郵局早就關門了。

這套郵票要做極限片難度很大,都只有第一枚臉𦡮能夠做到,
片是已結束的星㗎坡書店PageOne早年印行。


六月三日澳門連續兩星期舉辦「第三十屆全國荷花展覽」,郵局又再度
發行《澳門荷花》郵票,票圖是四種澳門特有種,有點滑稽的是民政局
介紹時一時有蓮花一時又荷花,實則儍儍分不清蓮花和荷花
根本是兩種不同的物種。今次首日封就選最近盧廉若花園的渡船街
郵亭和龍環葡韻的嘉模分局寄出,兩地都是荷花的展覽場地。

這是繼《羊年》郵資標籤後再度在渡船街郵亭寄出首日封,
今次換上了2號郵戳,一個細小的郵亭有兩把郵戳確實特別。

今年的《豬年》郵資標籤只限定三個地點票機售賣,雖有不便之處
但其實節省不少時間,今年更加入Newvision 新機型提供新標籤,
奈何集郵者對新機興趣不大,舊的兩款機在三月初更全面封機至今仍未重新
投入服務。由於有多了空閒時間,我就去了嘉糢分局寄首日封了。





仍然和之前一樣,製作一堆實寄封,都是保價、欠資等等。


其實今次原來有特別事故很大機會未能去澳門,所以
委託他人製作極限片了,不過和我要求差很大,
結論是東西自己親身做比較穩妥。

2019年6月6日 星期四

龍蝦島和香港的淵源

舊年(二〇一八年)特尼斯坦達庫尼克島發行了一套紀念郵票記錄了一件一百四十年前的船隻閣淺意外,這事在昔日航海技術中並非什麼大事,但是巧合的與開埠不久的香港卻有一點關係。

僅建成航行不夠一年的美藉帆船Mabel Clark號在一八七八年三月九日在英國利物蒲裝上二千多噸的煤炭準備南行遠赴英國在遠東區新擁有的殖民地香港,當時的香港因缺乏資源且人口不多,剛佔有的九龍半島則是農務地帶,故大部分的物資都是從英國及其他國家進口,情況至十九世紀末英國租借新界後發展工商業才得以舒緩。Mabel Clark循當時經典的路徑向南大西洋進發,原計劃經過南非好望角後轉向東行經過印度及星架坡後北上,不過卻偏離航道甚遠,在五月一日午夜二時遇上風暴並撞上特尼斯坦西北角的Molly Gulch,島民雖然立即救援,但最終只有六人幸存十八人遇難,幸存者隨後的日子被送往澳洲或星架坡等地,至於破船遺留下來的物件,當中的木材被作為小屋的建材並保留至今,即是Mabel Clark Guest House;而兩枚銅鐘則被掛在聖瑪麗教堂,至二〇〇一年教堂鐘樓被風暴吹毀為止。

特尼斯坦從昔日至今都不是船隻補級的早途站,但卻因地緣關係而令捕漁業得以發展,最為有名的都應該是龍蝦了。龍蝦不時出現在特尼斯坦的郵票,最廣為人知的經典是一九五四年發行的伊利沙伯二世圖案通用郵票中的半便士郵票,在二〇一八年發行的《捕魚業七十週年》(70th Anniversary of the 'Tristan Venture')也曾經出現過。特尼斯坦在近日更發行一輯特別郵票《龍蝦工業》(Tristan Lobster Fisheries)作為介紹新建的加工工場和捕漁船Geo Searcher,這些高級的海鮮大都是經南非轉口至英國售賣。特尼斯坦近日值得收藏的郵票除了以上兩套之外,二月也曾發行一套《鯨魚》(Whales)郵票介紹四種南大洋及南大西洋分水嶺海域中常見的鯨魚,圖案精美實是不可錯過。

Mabel Clerk沉船意外》(Wreck of the Mabel Clark, 1878)首日實寄封,
四枚郵票都是描述沉船意外和之後其他船隻援救船員情況。
既然船上貨物原是運往香港,郵票都和香港有一些關係。

最新發行的《龍蝦工業》郵票首日實寄封,再度展示這傳奇行業運作情況,
其實特尼斯坦在二〇〇八年時曾發行《捕漁業六十週年》
(60 years of Tristan Fisheries)郵票,以照片回顧當年工業生產情況。

《鯨魚》首日實寄封上的郵票把四種地球上最巨型及代表性的鯨魚展示,
包括虎鯨(Killer Whale)、長鬚鯨(Fin Whale)、南露脊鯨(Southern Right Whale)
和謝氏塔喙鯨(Shepherd's Beaked Whale),郵票顏色亮麗。

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

香港新代郵資標籤

隨著歐洲各國郵政引進以信用卡或儲值卡購買可變面值郵資標籤機,傳統的捲筒郵票售賣機或投幣式可變面值郵資標籤機變得相對落後甚至被迅速淘汰,例如奧蘭群島、挪威和列支敦士登都在二〇一八年間相繼淘汰使用多年的投幣式郵資標籤機,然而在亞太地區除了星架坡外各郵政機關似乎仍鍾情這些老爺機器,澳門仍然使用那些老當益壯的郵資標籤售賣機,香港更是擁抱使用近三十年的捲筒郵票售賣機,兩地的機器都已經是全球唯一,堪稱郵政世界的「活古董」,不過在二〇一八年這兩個地方都先後引進以儲值卡購買可變面值的郵資標籤機,並有望逐步取代這些「活古董」。

其實香港都並非首度嘗試使用以卡代幣的機器,不過就是因機器運作緩慢或者使用者仍然覺得投幣比用卡更為快速安全(上一次的標籤機只接受EPS或現金付款),最後都是草草結束試驗回復在櫃枱撕郵票的日子,在聲稱是科技城市的香港顯然十分落後。隨著郵局櫃枱全面使用lPSS系統取代逐枚郵票撕出以及全民使用八達通的情況下,香港郵政在二〇一八年六月邀請了部分人士試用新一代郵資標籤機,新機只接受八達通交易,經過改良後於同年底在尖沙咀郵局、郵政總局及元朗郵局各裝置一部作試驗,三部機器均預留位置待日後增加其他類型的電子錢包。據郵政稱如試驗理想會於年內全面淘汰裝置在郵局外、機場候機大堂及碼頭的近200部傳統捲筒郵票售賣機,對不少身上缺乏硬幣的市民確是一大佳音。

全部機器都暫時設置限制每次交易只可以購買十枚郵資標籤,當然在沒有人輪候時可以無限交易,有人輪候就必然重新排隊了。郵局預先設定了九種常用面值,都是本地 ($2),中國大陸、澳門及台灣平郵 ($2.6)及空郵 ($3.4)、一區平郵 ($3.2)及空郵 ($3.7)、二區平郵 ($4.6)及空郵 ($4.9)以及三區平郵 ($4.8)及空郵 ($5)起重郵資(按:自二〇一九年二月起加上本地50克以下面值($3));另外使用者亦可以查詢方式購買其他合適面值的標籤,例如60克的本地郵包就可以購買$5.2的標籤,就目前郵資而言最高面值是寄三區的二千克航空郵包$403.5,不過要留意的是八達通每次最大交易額是一千港元,即是只可以購買兩枚標籤了。

一如所料使用首日都吸引集郵人士晨早輪候,不過可能實在簡單易用且不接受現金,每次交易都只需一兩分鐘便完成,集郵人士都樂意多排幾次以購買更多標籤,首日尖沙咀郵局共換三捲票紙,其中第一捲編號002的全部「蜂鳥」圖案都漏印或模糊不清,其他都沒有異常情況紀錄。

標籤雖然帶來方便,但受到集郵人士一致的劣評,終歸原因是標籤竟然全白紙模式並有一個礙眼的二維碼,比較世界各地設計精美的標籤質素相距甚遠,甚至連三十多年前「開荒」的鯉魚郵資標籤都不如。香港郵政在網頁、熒光幕及每枚標籤都多番強調「標籤只作郵寄用途並盡快使用」,言下之意大概是不適合集郵人士作收藏了。雖然郵資標籤是以熱敏打印有脫色的風險,但這種無設計的設計實在與當今潮流背道而馳。

在未來的日子郵資標籤機必然會全面取代老爺捲筒郵票機,雖然現代的通用郵票設計並非非常漂亮,但總比一枚白紙更吸引收信者的眼球,希望郵局能接受意見設計一下標籤。而除了留意新機啟用的消息外,不妨在這最後階段享受一下投幣買郵票的樂趣,畢竟香港已經是全世界最後一個使用捲筒郵票售賣機的地方了。

新郵資標籤機分別裝置在三間郵局,值得注意的是元朗郵局直接
把捲筒票售賣機取代。

郵局職員更換紙捲情況。


首日購買的預設面值及收據,留意大部分人當日都用盡
配額多購一枚二元郵票。


尖沙咀郵局(TST)首日本地普通郵件及超重狀況下欠資郵件,標籤和普通郵票
一樣並沒有銷戳限制,故任何郵戳包括新郵特別戳均可蓋銷,各式其式。

尖沙咀郵局首日掛號寄紐西蘭集郵組(二區),面值十五元五角郵票
係以查詢郵件方式購買。


郵政總局(GPO)及元朗郵局(YLG)郵局的寄星架坡(一區)和中國大陸、
澳門及台灣郵區掛號郵件例子,一般的自動化集郵者原則是盡量
以貼最少郵票為原則,當然這並不是絕對。


《豬年》及《博愛醫院百週年紀念》郵票發行首日郵資標籤以補資形式
出現在寄日本(二區)和突尼西亞(三區)的保險或航空郵件上。



郵資標籤並不限任何郵局或郵筒投寄,上面三個例子只以一枚
標籤形式分別是在流動郵局三號(MOB3)寄中國大陸、澳門及台灣郵區、
流動郵局二號(MOB2)寄突尼西亞(三區)及尖沙咀郵局寄
法國(二區)的航空掛號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