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由二〇一九年六月一日起新浪博客終止發表新文章,惟舊有文章在未被屛蔽前不受影響
敬希垂注。

2019年7月5日 星期五

歐羅巴二〇一九:國家雀鳥(四)

算上這篇,連續三星期都寫關於今年的歐羅巴系列,不過由下一篇開始會稍作休息,至目前為止郵票已經發行得七七八八,仍然缺圖的就只剩義大利、阿爾巴尼亞和阿塞拜然三國,而且更不知道何時會發行,特別是義大利竟然會遲到了;另外值得注意是英國在八月發行《森林》(The Forest)郵票,是否會有一枚歸入歐羅巴系列會在七月中便有答案。

講到英國,就不如先介紹三個英國皇家屬地:格恩濟、澤西和人島,三個地方仍然一如以往在一整套郵票中只有一至兩枚是歐羅巴主題,在資源考量之下,這些非歐羅巴票並不在優先製作原圖片之列,就今次而言,澤西只作了有歐羅巴的兩片,而人島則製了郵資標籤片。

人島今年就以《人島野生動物》(Isle of Man Wildlife)為題發行
十枚郵票,只有一枚石䳭(Stonechat)作為歐羅巴系列,同時發行
十枚同圖郵資標籤,不過要注意郵資標籤並不在歐羅巴系列中。

只有石䳭是為照顧只集歐羅巴票的朋友才獨立發售,
但只能購買整版十二枚小版。而郵戳也特別加上歐羅巴的標誌,
可惜戳上物種並不是石䳭,實在奇異。其實人島的郵戳油墨
有時不太理想,原圖片就這樣可惜了。

其實如果不太計較,買郵資標籤會比郵票版便宜而且更「趨向時尚」,
首日實寄封就包括當中四枚,分別是沙袋鼠(Wallaby)、刺猬(Hedgehog)、
田鼠(Field Mouse)和雪兔(Mountain Hare)。注意一下沙袋鼠昔日
由澳洲引進的外來物種,隨後逃脫後在地野生化。

在英國及愛爾蘭極其常見的普藍眼灰蝶(Common Blue Butterfly)
今次又再登上郵票了,既然已經多次刊登郵票,就改為
用郵資標籤做原圖片。


整套郵票共三枚是雀鳥有關,不過物種較為普通且都曾出現在郵票上,
原圖片改以郵資標籤更為有新鮮感:普通翠鳥(Common Kingfisher)
和北鰹鳥(Northern Gannet),都在之前的文章介紹過了。


格恩濟一套六枚《歐羅巴:國家雀鳥》(Europa: National Birds)
又是只有兩枚是歐羅巴系列,不過這兩枚同以往一樣都有以
小全張形式發行,故如只要這兩𣐀的確花費不多。兩枚郵票分別是
紅𪃾金翅雀(Goldfinch)和赤胸朱頂雀(Eurasian Linnet),紅額金翅雀的
明信片㡳色用金色印刷,實在漂亮;至於赤胸朱頂雀因流程出錯,
蓋不了首日特別戳。




格恩濟其餘四枚我也做齊了,分別是角咀海雀(Atlantic Puffin)、
紅腹灰雀(Bullfinch)、椋鳥(Starling)及普通翠鳥。普通翠鳥的
明信片原畫就是上一篇曾經介紹的John Gloud作品,
格恩濟因為郵資結構關係並未有辦理實寄封。


澤西今年的題目是《雀鳥與符號》(Birds and Symbolism),
六枚郵票中只有疣鼻天鵝(Mute Swan)及普通翠鳥是有和
歐羅巴主題有關。但既然主題講明每種雀鳥代表的事物,
當然還有另外的意義,疣鼻天鵝代表的「愛情」,就如明信片中一對
天鵝經常擺出這種漂亮的動作(但票圖卻不描寫),
而普通翠鳥則代表「和平」。

離題貼一下這枚實寄封,是以運送兩枚原圖片返家。
受惠於免費贈券,我順道購買了這套紋章通用票,其實重點就是
為了在去年更新的國際掛號郵件標籤,除了重新設計之外,
國家代碼由「GB」變成代表澤西的「JE」,正式與英國本土分家;
另外郵戳亦由傳統鋼戳更新為可調日期自動上墨膠戳。
的確,質感差了少少。

2019年6月29日 星期六

歐羅巴二〇一九:國家雀鳥(三)

繼續又是介紹今年的歐羅巴系列郵票,今次會介紹德語系的德國、瑞士、奧地利和匈牙利:昔日都算是一家人啊,都是中歐地區的國家,至於㚒在中央的列支敦士登在第一篇已經介紹過了。要提一下的是從二〇一三年前開始,瑞士、列支敦士登、奧地利、德國、荷蘭和盧森堡六國開始每年聯合共同發行一本郵摺載有全部七國的郵票,就算是二〇一七年因設計錯誤而停售的盧森堡郵票也有發行,去年郵摺更加入斯洛文尼亞,對每年都要全系列收集的朋友(通常都是歐洲集郵者)算是方便了一點,不過如果能夠以區域性分開數本集齊全部六十多個郵政機關的郵票就更為理想了。

瑞士從二〇一三年開始就實行兩枚同面值一套並列在同一版全張之中,
即是如果訂一版的話可巧妙撕出「A+B」和「B+A」的連票組合,
首日封上就是貼有「A+B」和「B+A」兩對組合,其實我就覺得不如
直接編排成這種效果更有趣味。

瑞士選擇的兩種物種其一又是國鳥金鵰(Golden Eagle),都常見於
阿爾卑斯山區,這次極限片似乎選用早年曾用過的金鵰飛越
阿爾卑斯山區明信片更適合,不過都是偷懶用了存貨了。

瑞士另外一枚郵票則是三趾濱鷸(Sanderling),這種候鳥在冬天時在
北海及地中海沿岸渡冬,至夏天才返回北極圈內生活,然而三趾濱鷸除南極之外
廣泛分佈各大洲包括冬日的香港,不過處於內陸的瑞士則較為罕見。

德國如往常一樣歐羅巴只會有一枚郵票,今年的黃鵐(Yellowhammer)
圖稿原作是已故德國生物插畫家John Gould (1827-1881),John Gould
所繪的插圖明信片以前我也用過作為極限片了,今次則用上照片版。



德國通常開辦多場臨時郵局配合新郵,上面的極限片銷了其中一場的
臨時郵局戳,另外今年埃森集郵展覽郵戳也是黃鵐圖案,這𥚃三封
分別是波恩首日戳、埃森郵展臨時郵局郵戳及黑塞爾臨時郵局郵戳。
無可否認,臨時郵局戳圖更為好看。

奧地利的一枚是白尾海鵰(White-tailed Eagle),似乎都不用再介紹了,
況且隨後還有數枚也是白尾海鵰。這裡略略介紹一下這個郵資信封,
歐洲不少國家都會有這樣已付郵資信封,或許可以成為另外一個系列。

極限片也就是白尾海鵰無誤,突然要找多枚同一樣物種
的片也是有一定難度的。

要講一下其實奧地利去年曾經發行過一枚大白鷺(Great Egret)郵票,
是「Dispensermarken」系列郵票中的第九枚,這個系列郵票只會在
郵局櫃位或向長期訂戶銷售,集郵處和網店都不會售賣,以至不少
鳥類專題集郵者忽略這票,極限片銷最接近原地伊爾米茨代辦所日戳。

上邊曾提及的大白鷺郵票其實是繪畫奧地利東南新錫德爾湖國家公園風貌,
這個濕地保護區橫跨奧地利和匈牙利邊境。巧合,今年匈牙利
歐羅巴郵票其中一枚正正就是大白鷺了,不過原來的圖案是被移到
小型張紙邊的大鴇(Great Bustard),紙邊另外三種物種是
沙燕 (Sand Martin)、家燕(Barn Swallow)和獵隼(Saker Falcon)。

按照原本的設計圖,原本早就準備好大鴇的明信片了,在將發行前的
短時期卻換上大白鷺,幸好片不難找。事實證明郵票圖案是有隨時修改的
心理準備,要不時接收最新消息以節省時間。

另外一枚郵票也就是白鸛(White Stork),我就不多介紹了,
兩枚郵票都是繪畫了雀鳥在濕地棲㮩環境。不過要說一下首日圖案戳
卻是一頭沙燕,如蓋在小型張首日封是十分適合的。

2019年6月21日 星期五

歐羅巴二〇一九:國家雀鳥(二)

相隔數篇網誌後又再回歸歐羅巴這個題目,由今次開始將會較頻密講及本系列,至今日除義大利、阿爾巴尼亞和阿塞拜彊仍未公佈圖稿之外,其餘近六十個會發行郵票的郵政機關(英國除外,今年應該再次缺席)已經發行或有票圖名稱,所以都已經進入尾聲階段。

今篇選來三個前蘇聯波羅的海三國及接鄰的白羅斯(前稱白俄羅斯,官方中文名自前數年更正),這四個國家的歐羅巴郵票都很實在的以自己國家的國鳥為題,分別是愛沙尼亞的家燕(Barn Swallow)、拉脫維亞的白鶺鴒 (White Wagtail)與及立陶宛和白羅斯的白鸛(White Stork),全都是一套兩枚同一物種,不過要留意這些物種之前已經出過郵票了,故雖然比較容易找到明信片製作極限片但只挑其中一枚製作,另外當然也要順道收集實寄封。

這些封片都沒太大難度,畢竟都已經有頻密的交往,惟一出現阻濟的是立陶宛不再可以直接通過信用卡消費,未能訂購首日實寄封,確實有少少遺憾。

愛沙尼亞的首日實寄封,一如以往不用太多說明就已經自動
幫我以掛號首日實寄,十分稱心滿意。手續費也是極為便宜,
比近年各玩家推崇的WOPA+節省一大截。

極限片原片係香港天地圖書出版的長型明信片,昔日我很不滿意這些明信片,
都放不進一個標準C6信封,所以一部分就裁了,到目前我也認為
裁去一部分以保封片兩全是正確決定。

拉脫維亞雖然也是一版十枚郵票,然而其特色是對倒印刷,
所以如果收藏應該以上下一對對倒票更為吸引,可惜因溝通不良
未能買到空白首日封作一示範。

白鶺鴒和家燕一樣曾經出現在香港的《2006年香港通用郵票》
之中,不過白鶺鴒在東亞地區較少找到自然片,這片2015年印行的明信片
是俄羅斯一間專門明信片商客戶來自全國的Postcrossing用戶。

雖然之前曾經做過立陶宛白鸛的封片,但為了完成62個郵政機關
大全集創舉,我堅決會再做一次的,但的確,官式首日封肯定比較吸引。

其實白鸛片多是法國片商出版,然而配上北歐或東歐情景
便有點不合邏輯,這片是丹麥出版的,只是郵戳未能落在預定位置。

很久不見的白羅斯今年又再出現,我這次將整幅小型張貼上。要一說明,
這些國家,諸如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東歐國家同一
套票會出現多種版式,要求大全集的要有心理準備。

這片白鸛片我選來共產時代保加利亞出版的明信片,
明顯印刷質素不如上面的丹麥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