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9年3月8日 星期五

二〇一八年世界各地郵資標籤總結

踏入三月咋暖還寒的梅雨季節,上一年的東西都返回七七八八了,就郵資標籤一項已經接近全數返回。如同之前一樣大部份都集中在歐洲區域的郵品,然而遠東區卻新增澳門(新款售票機)及香港兩個戰場,澳門的部分已經在之前兩篇文章適切介紹,而香港部分將於稍後另闢文章慨述。另外奧蘭群島和直布䍦陀亦已經介紹過了,餘下要介紹的是西班牙、法羅群島、列支敦士登、人島、愛爾蘭等地的標籤。在這裏值得一提,據消息稱直布羅陀已經放棄兩部裝置在主郵政局 (Main office)及包裹中心 (Parcel office) Post and Go郵資標籤機,而位於倫敦的Gibraltar House所裝置的一部未知是否仍繼續使用,不過無論如何直布羅陀的生肖郵資標籤系列今年在倫敦的「春季郵展」中缺席,或許已經說明系列正式終結。在圖輯未開始前先回顧關於二〇一八年郵資標籤的文章:

法羅群島所發行的官方明信片,上邊的一枚票是隨意貼的,
其實主要為的是設計者Martin Mörck簽名,Martin近年在中國大陸
極受歡迎,而且為中國郵政雕刻不少新郵票圖稿。

法羅群島繼去年在「北歐國家郵展2017」以Intelligent AR的桌面版系統打印《法羅群島的顏色》(Føroyar í litum)後今年在澳門舉行的「澳門2018第35屆亞洲國際集郵展覽」上再度以此系統打印專為此展覽而發行的狗圖案郵資標籤,標籤同上年一度在英國Walsall Security Printing以鐳射打印機印刷。據原先法羅郵政透露標籤以狗為圖案純屬配合澳門是華語地區,並未考慮作為生肖系列;惟隨後公佈的二〇一九年發行計劃卻有一套以豬為圖案的郵資標籤在中國武漢舉行的「中國2019世界集郵展覽」期間發行,或許又是一個十二年的系列。

整套郵票的實寄封,其實郵票上面的面值和郵寄區份並列有點多餘,
就以二〇一九年郵資為例,非歐盟區起重郵資便由20克朗下調至19克朗。


兩枚分別是巴哥犬和西伯利亞哈士奇種的極限片,
都要感謝法羅郵政的幫忙,每件成品都接近完美配合要求。


西班牙同樣使用Intelligent AR桌面版系統打印為澳門郵展而特別發行
的郵資標籤,極限片分別是圖案中的剪紙狗圖案及
大紅鸛 (Greater Flamingo),大紅鸛在夏天時常於歐洲南部區域
以渡過非洲炎熱的夏天,極限片銷羅克塔斯德馬爾日戳係
西班牙著名濕地公園之一。

西班牙的郵資標籤亦是由Martin Mörck設計,當然順道要簽名留念。


西班牙的郵資標籤通常都會在郵展期間發行,
十月底便有兩枚為西維爾郵展的標籤推出。

講到生肖郵資標籤,當然不得不說台灣的,
只是設計一般,特色欠奉,聊勝於無。

愛爾蘭在未事先通報之下在八月一日起把八款之前以郵票形式發行的紀念特別郵票以郵資標籤發行,每卷都夾著通用郵票輪流出現,講到底其實是通用郵票圖案太過沉悶了,那其實現行的一套通用郵票何時終結呢?

人島的郵資標籤終於抵擋不住潮流終在二〇一八年失守,將特別郵票圖案加到票捲上。今年的兩套,分別是《電器化電車一百二十五週年》(Marx Electric Railway 125th anniversary)和《Beano八十週年:Beano在人島的聖誕節》(A Beano Christmas of Isle of Man)都是六或八枚的大套票。



愛爾蘭其中三枚通用郵票化的紀念郵票極限片,遺憾的是
原本是蓋原地日戳,可惜都一一蓋上都柏林集郵組日戳。


兩枚原票的極限片,分別是《郵政總局一百週年紀念》(Oscailt an GPO 1818)
及《愛爾蘭皇家勝跡》(Láithreáin Ríoga nu hÉireann),
卡舍爾岩 (Rock of Cashel)作為愛爾蘭法定國家古蹟,
已經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候補名單中。

人島《電器化電車一百二十週年》郵票版極限片,雙軋化都是近
數十年來的事,惟古舊的電車仍然使用中。

人島《電器化電車一百二十週年》郵資標籤實寄封,
郵票及郵資標籤同時發行將成為常態。


兩枚《Beano八十週年:Beano在人島的聖誕節》郵資標籤極限片,
套票講述Beano在聖誕節期間環島旅行遇到的奇事,少不免出現
人島的地標避難塔(Tower of Refuge)和世界上最大型風車
Laxey風車(Laxey Wheel)。

格陵蘭今年繼續發行風光系列郵資標籤,從今年起格陵蘭引進Intelligent AR桌面版系統,同法羅群島一樣標籤改在英國Walsall Security Printing以鐳射彩色打印,但新款標籤紙捲同時適用營運中的標籤機。隨後十一月在丹麥哥本哈根的北歐郵展中首度以Intelligent AR系統打印,然而集郵組只供應固有系統打印的標籤,至於由Intelligent AR打印的標籤並未有供應。一如既往,格陵蘭郵政不再為郵資標籤製作首日封或首日特別戳,下面四片極限片都是銷首日原地日戳。





繼奧蘭群島之後,冰島和列支敦士登在今年相繼把裝置在郵局外的吉老投幣郵資標籤售票機退役拆毀,標誌歐洲地區再沒有地方使用運作接近四十年的Frama郵資標籤機。列支敦士登在二〇一八年第四季的新郵專訊中才簡單敍述最後一部置於瓦杜茲郵局外的郵票機在十月三十一日郵局營業時間結束後拆除,為此列國發行一紀念封並銷紀念郵戳,另外集郵處把剩下的標籤重新打印面值一法朗的郵票以套票形式售賣。

在新郵專訊中提到的郵資標籤機最後實況,照片可見機器已經被拆下,
至於放在博物館還是拆毀實在不得而知,小圖則是紀念封圖樣。


為此我製作了兩片極限片,列支敦士登的明信片
多是拍攝瓦杜茲及城堡,要做齊十二枚是有極大難度。

2019年2月17日 星期日

歐洲文化遺產年2018

正如早前文章所述,歐洲議會將二〇一八年定為《歐洲文化遺產年》(2018 European Year of Cultural Heritage),相關活動的確不少,不過各歐盟國郵政機關對這個題材著墨不多,都是舉辦一下臨時郵局或發行個人化郵票聊表支持。有特地發行郵票的有瑞士、安道爾(法屬及西屬)、梵蒂岡和葡萄牙而已。然而這兩年歐洲郵政聯盟挑選的「歐羅巴」郵票共同主題都和古蹟相關,再多一套就有點沉悶了,但所謂的「文化遺產」並不只局限在古典建築或者藝術品,還有的是與生活相關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由於系列數量不多,算是容易把全部收集完成,不過西屬安道爾只是有新票,我就不作介紹了。

瑞士二〇一八年第一季郵票中其中一套郵票題為《#culturalheritage2018》,
兩枚郵票分別是新石器時代的石壺和建於一九八九的
蘇姆維格特圓形木教堂Caplutta Sogn Benedetg,以表達主題口號
「古代融合將來」。

法屬安道爾選來了聖科洛馬敎堂(Iglesia de Santa Coloma)及其內部壁畫。
建於八世紀至九世紀的石磚教堂,並於十二世紀加建的高塔係安道爾國內
現今最古老教堂,除了是國家遺產之外更於一九九九年連同
教堂的整個聖科洛馬區域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梵蒂岡四枚郵票則是收藏在梵蒂岡博物館的四座經典大理石雕像:
極限片為觀景殿的阿波羅 (Apollo del Belvedere)以及第一門的
奧古斯都像(Augusto di Prima Porta)。當然,梵蒂岡博物館所在
的梵蒂岡城在一九八四年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葡萄牙四枚郵票及小型張以大包圍的方式放置全國的各種
文化遺產與非物質文化遺產,極限片分別是里斯本的古典電車,這個過百年的
交通系統至今仍營運六條路綫,每年吸引不少遊客試坐;另一幅是葡萄牙
傳統樂器Fado演奏,作為葡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已成為
阿法瑪區小店常見表演節目。

2019年2月5日 星期二

爭議不斷: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及港珠澳大橋

一直都有不少負面報導的兩項重大建設: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以及港珠澳大橋都在二〇一七年底至二〇一八年初完成整大部分工程,並擬定在二〇一八年通車。這些看似對香港很重要的建設實際基本上對普通香港人受益不多,最多都是出門稍為方便而已,當然在一面倒的壓迫之下花一筆巨錢實乃無奈之事,然而卻遇上不少人為因素更使錢花得不值。回看香港郵政在二〇一八年以增發形式發行的這兩套紀念郵票,又是同樣的令人感到不值,不值的是設計令人頗為失望,沒有太大慾望去購買,從香港郵政稍前公佈的銷售數字,可見實在慘不忍睹。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郵票設計以四枚連成一體,在一列高鐵列車上以圖案畫上廣州、深圳及香港的代表建築和地道特色事物,四票中間以兩手交疊以代表中港兩地相連。其實以創新角度看效果確實不錯,予以十分欣賞,對我而言亦非常喜歡。不過最敗筆的地方莫過於沒有畫上真實列車了,至少對鐵路迷、某些希望堅持要以實際圖片設計郵票的集郵者極為失望。

隨後發行的《廣珠澳大橋》郵票設計更令人嘩然,四枚郵票更突破一般界限和大部分人的認知,完全見不到大橋的建築,只見到一堆錯縱複雜的橫直斜綫,實在令人懊惱,而小型張更以五個大字表達。不過相對這超然的設計,在香港、澳門及中國大陸聯合發行的套摺中的小型張三枚香港郵票卻老套到誤以為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郵票,有一個強大的落差。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其實設計不錯,顏色配搭亦很新鮮
且和高鐵列車相對,不過只有特別郵戳才出現高鐵列車出現。

早年在廣州找到的上世紀九十年代套片,其中一枚廣州市區夜色頗為配合,
不過就是缺少俗稱「小蠻腰」新的廣州地標廣州塔。

深圳郵政局發行的深圳風光明信片展示了近年的天際綫,地王大廈至今日
都是深圳最高的大樓,順道一說其實由香港去深圳坐港鐵或巴士
(由新界出發)更為方便快捷。


香港的隨便找一片做便算了,當然是地道特色的古老漁船。

《港珠澳大橋》澳門郵政的首日封,補貼小型張上的郵票從
原地望廈郵政分局寄出。

同樣的澳門郵政首日封加貼三地聯合小型張上香港郵票由原地
機場郵局寄星嘉坡。


香港發行的郵票和小型張上的郵票,設計令人摸不著頭腦,十分失望。
小型張首日封以第二級起重空郵寄星嘉坡,補貼多年前的《珠江三角洲地區
的發展》郵票。



中國大陸珠海郵局發行的套片,都是貼澳門郵票比較省事快捷。
其實利用港珠澳大橋來往港澳兩地對一般乘客而言只是便宜了,
實際時間並沒節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