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8年11月23日 星期五

馬德拉群島發現六百週年

一四一八年,若昂 貢薩爾維斯 扎爾科 (João Gonçalves Zarco) 船隊因一次航行遇到風暴意外發現馬德拉群島東北方的聖港島,隨後在一四一九年再發現馬德拉群島主島,由此開始馬德拉成為葡萄牙第一個殖民地。至今年剛好是馬德拉群島發現六百週年,官方舉辦了不少慶祝活動,例如葡萄牙航空(TAP)首次以較大型的空中巴士A330客機以復古機隊顏色首航里斯本與豐沙爾航綫,然而當然少不了發行一輯紀念郵票以茲紀念。

雖然郵票題名為《馬德拉發現六百週年》(600 Anos da Descoberta da Madeira),不過票圖對於馬德拉卻著墨不多,四枚郵票圖都是聖港島歷史圖片並飾以當地農作物,或者因為官方在郵票介紹時認為只有聖港島真正在一四一八年發現而主島遲至翌年才被發現。

其實有點失望的是郵票並沒有若昂的肖像,只有其船隊和昔日繪製的地圖出現在小型張之中。不過無論如何這套郵票紀錄了歐洲大陸以航海方式向世界擴展,作為日後殖民時代的開端,實是值得收藏。

整套郵票的實寄封由原地聖港島寄出,整個島嶼面積細小
人口不多,祗有一間郵局而已。

聖港島在未被成為渡假天堂時都只是一個與世隔絕的農村,
明信片上可見山腳上之農地,當然亦有漁民捕魚。

第二枚郵票是島上民居放牧情況,馬德拉位置雖然和西班牙加那利群島
一樣鄰近非洲大陸但卻是截然不同的地中海氣候。

和主島一樣聖港島受到北非吹來的乾燥強風,
島上居民早就建有風車以練取蔗糖。

聖港市的主教堂和哥倫布在聖港島的古居,
現今故居已開放作博物館。

馬德拉的農作物因位處熱帶都是舆葡萄牙大陸不同,
除粟米之外當然還有曾經介紹過的香蕉。

馬德拉陽光充沛,除熱帶水果之外,種植觀賞花卉亦是重要產業之一,
顏色鮮豔的天堂鳥正是馬德拉代表花卉,極限片上郵票是豐沙爾花卉市集。

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Sepac 2018:壯觀景色

由歐洲十三個郵政機構組成的「小型歐洲郵政組織」(Sepac)自二〇〇七年開始發行共同主題郵票,至今年已經是第九年發行,與「歐羅巴」不同的是組織一開始就純粹以集郵為目的作考慮,他們其中之一個加入條件正正就是「外地集郵顧客多於本地一半或以上」,而每年在最後一個郵政機構發行相應郵票時便會同時發行載有全部國家當年所發行的Sepac套摺一本。值得注意的是縱使十三個國家中其中之一是梵蒂岡,但卻從沒發行過相關郵票,實屬可惜,

今年度的郵票主題是《壯觀景色》(Spectacular View),當中十一個郵政機構都是直接用照片表達,然而直布羅陀則找來當地猶太人畫家Benjamin Hassan繪圖。一如以往,澤西、格恩濟、人島、直布羅陀、列支敦士登和馬耳他都是在一套郵票之中挑選一枚作為Sepac系列票,顧客如要集齊全十二枚票,除比較方便的是購買套摺外,這些郵政機構就必須整套購買了(但溝通一下亦可以只買那一枚)。

今年主題雖然是《壯觀景色》,不過看完郵票選圖其實並不壯觀,就以盧森堡為例就只是廢棄古堡前一個池塘而已;而格恩濟的水塘景貌亦甚為普通。話雖如此,今年嘗試把十二個郵政機構的極限片都收集完成,雖然只是十二枚郵票但其實找片是極其困難,列支敦士登、奧蘭群島和法羅群島都沒有自然舊片可選,幸好都有官方極限片補救。而最失望的莫過於馬耳他了,原先是有一片完全對位的明信片,卻被馬耳他集郵組丟失了,而補辦的郵戳亦強差人意。

十二枚極限片按發行郵票日期排列,而澤西、格恩濟、人島、直布羅陀、列支敦士登和馬耳他那些同套票的極限片則日後有機會再貼。

澤西的《季節系列》(Jersey Seasons - Spring)今年是春季,
一套八枚郵票在「倫敦春季郵展」首日發行,Sepac一枚是澤西
西南方的Portelet Bay與Le Guerdain。潮脹時兩者並不相連,但潮退後通往
Le Guerdain的小路便露出水面如明信片一樣。

人島一套十枚郵票《我們的人島年二〇一八》(Year of our Island 2018)
展示攝影師Simon Park環島的十幅作品,不過顯然照片相當沉悶,
Speac一枚拍攝地點是人島最西端的Niarbyl Bay,寧靜的小村莊只有數間傳統茅舍。

法羅群島因位處北海以北,經常受大西洋及北海惡劣天氣影響,
巨浪拍打岸邊實是普遍,票圖正是滔天大浪拍打首府托爾斯港岸邊停車場情景。

奧蘭群島同樣選擇海浪拍打岸邊作為票圖,時值黃昏,
偏紅的陽光從海浪中透出別有一番風味。

盧森堡建於十七世紀的Le Château de Beaufort 早就已經荒廢,
前邊的一個池塘或許有經過打理至今仍鮮有雜草叢生,郵票圖巧合和這片
上世紀七十年代印行的明信片角度一致。

格陵蘭大部分地區都在北極圈以內,係不少人觀賞極光的其中一個勝地,
這天文現象經常出現在郵票上,島東南方小鎮Kulusuk實是觀賞極光和冰川的熱點。

列支敦士登再次發行四枚郵票介紹境內最高點上的
十字架 (Gipfelkreuze),照片拍攝相當有氣勢,至於官方明信片照片
雖隱約看到十字架,但其實摸不著頭腦。

很多人錯覺南歐國家都絕少下雪,摩納哥今次便選上一幅下雪時從山上
望蒙地卡羅的情景照片,只是用放大鏡看清楚票圖整個蒙地卡羅並沒有積雪。

馬耳他郵政在去年舉辦了一場徵相活動以用作今年新郵票的題材,
最多票數一枚是日落時Victoria城外的輸水系統的景色。這條石建輸水系統係由
英國殖民政府在十九世紀末興建,荒廢後至今只殘留一小部分。

直布羅陀一套六枚的《直布羅陀石的景象》(Views of the Rock)都是繪畫圍繞
直布羅陀的風光,80p一枚是直布羅陀石東側的Catalan Bay村落,
上世紀二十年代以當時最先進的彩色柯羅版(Collotype)印刷的古老明信片
和現代四色微網點平版印刷郵票形成強烈對比。

格恩濟整套六枚郵票直接了當就是《壯麗景色》,不過就只有一枚
郵票出現「Sepac」徽號,票圖更只標示「水塘」(Reservoir)。
看過地圖全島都只有一個水塘,希望沒有錯吧。

最後發行的冰島是日出時分的Vestrahorn,同澤西的Le Guerdain一樣
都是會在潮退時露出通看小島的沙灘。巧合澤西一片極限片
票圖是潮脹而明信片則是潮退,而冰島一片是相反。

看完十二枚極限片不知道各位喜歡那一枚郵票呢?Sepac官方每年結尾有如「歐羅巴」郵票系列一樣都會有票選活動。在編寫文章一刻列支敦士登以235票遙遙領先,而冰島則以85票「緊隨其後」。不過⋯等等,Sepac系列至今有十一年理應有不少人認識,但為何只是數百人投票?那些全球各地的顧客不是很支持這些國家的郵票嗎?

2018年11月10日 星期六

城堡.橋.古蹟:歐羅巴,歐洲古蹟郵品選集(四)

來到這個系列的第四篇,會介紹餘下的二〇一八年度歐羅巴《橋樑》極限片,兩集總結共十五個國家的極限片算是小試牛刀,下一年的歐羅巴主題《國家雀鳥》才是深坑的開始。遺憾的是頗為有特色的西班牙橋樑極限片在回程時丟失了,郵票上的橋樑是「偷穿」印刷:郵票上的橋樑直接失蹤了。

巧合今年香港為港珠澳大橋開通特發行一套紀念郵票,不過設計之前衞令不少人難以看懂,看得不明不白;而中國大陸為香港設計的三枚印在聯合發行小型張上的郵票,卻老套到不曉得是二〇一八年發行還是一九八八年發行。看來都是歐洲的郵票比較有趣味得多了。

《港珠澳大橋》和《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郵品稍後有時間重溫,不過這個歐洲古蹟郵品選集尚未完結啊。


我是絕少購買官方印刷的極限片,不過列支敦士登和歐洲數國較為例外。
其中主要原因是片源極為缺乏,往往都是主要景點或價格高昂的老片,
列支敦士登今次選輯的是木製廊橋瓦杜茲舊萊茵橋 (Alte Rheinbrücke Vaduz)
和巴爾釆斯行人索道 (Fussgängerbrücke Balzers)。

瑞士這片曾經在之前文章瑞士第二季新郵時介紹過了,
是一四〇八年的琉森斯普洛耶橋(Spreuerbrücke Luzern)。

立陶宛今年的歐羅巴郵票可說是去年的延續,竟然是一座位於特拉開的
特拉開城堡 (Trakų salos pilis)和連接陸地的木橋,建於十四世紀的城堡
經多次戰爭和人為破壞終於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回復原貌,
原地首日特別戳上的圖案是木橋上欄桿的特寫。

奧蘭群島選用的圖案是建於一九五八年的松德拱橋 (Bomarsund bro),
六十一米的拱橋連接松德(Svnd,即郵戳上的地點)和島嶼Prästö。

格恩濟又是繼續把去年的城堡系列延續,六枚郵票中其中一枚再次
出現Castle Cornet,當然又是包含前面的海上橋樑以切合今年主題。

澤西島今年其中一枚郵票是連接Havre-des-pas海中心設施和岸邊的
石建小棧道,這種離岸設施在英國各地海灘十分常見。以前都是作為碼頭
停泊船艇之用,不過現在都成為餐廳或會所。

位於西班牙北部市鎮聖比森特德拉瓦爾克拉的Puente de la Maza
橫跨埃斯庫多河河口淺灘上,建於十五世紀的三十二孔石橋至今
連接市鎮和Oyambre自然保護區。雖然郵票特意縷空設計,
但高空拍攝的明信片可見石橋全貌。

摩納哥今年的圖案是國內昔日唯一的火車橋Pont et l’Eglise Ste-Dévote,
郵票圖案卻找來舊日的明信片臨摹重繪,巧合地我找到原明信片
製作了一片極限片。火車橋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鐵路地下化後成為行車橋,
而底下的火車站則改建為教堂。

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的加澤拉橋 (Most Gazela)在南斯拉夫最鼎盛的
時期在鐵路橋旁(Stari železnički most)(即郵票上後方的鐵橋)
興建,在一九七〇年建成,以連接新舊兩城。日益繁重的交通終導致大橋
在二〇一〇年重修,並在大橋旁興建多一座鐡路大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