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雀鳥極限片選輯

不經不覺原來自二〇一六年開始的部分雀鳥極限片從未公開曝光,他們不是質素有問題,而是我真的把他們忘記了。的確,有時量多了便會把東西忘得一乾二淨,幸好不少都是系列性而於本網誌陸續介紹過了,未介紹過的總數都只是十片而已,不多。

盧森堡二〇一六年曾發行一套以《生物多樣性》(La biodiversité)
為主題的郵票,圖案是每兩年一度的「盧森堡郵政格林披治大賽」而來,
其中一枚是大班啄木鳥(Great Spotted Woodpecker)。

郵票代理Stamperija 的出品近幾年質素頗為飄忽,雖不時有新意和驚喜,
但難掩一些重口味郵票。片上是我認為較正常的所羅門群島的
一組雀鳥系列,東方草鴞 (Eastern Grass Owl)雖為東亞常見的品種,
明信片尚算易找,這片就是來自台灣郵局昔日為貓頭鷹郵票而發行的明信片。

法羅群島二〇一七年曾發行一對歐絨鴨(Common Eider)郵票,分別是一公一乸。
幸好我存有的明信片册中就有一片是一公和一隻小孩,不慌不忙
寄去郵局要求製作了。至於那一隻乸,誠言,真的比較難找。

位處加拿大東北的法屬聖彼得及麥克隆群島每年都要發行一枚雀鳥郵票,
從二〇〇八年至今我都從未缺席,這一枚是二〇一七年發行的
黃喉地鶯(Common Yellowthroat),至於二〇一八年的兩枚就要稍等了。

英國在二〇一八年發行六枚郵票介紹六種「重新出現」的物種,
其中之一是魚鷹(Osprey),這種北半球並不罕見的雀鳥近年在英國重現
只說明英國昔日過度破壞環境令一些普通的物種陸續消失。
這明信片是英國著名的J. Arthur Dixon明信片,照片
當然是在英國拍攝,實在有少許諷剌。


中國大陸每年農曆七月初七例必發行一枚雀鳥郵票,由第一枚的
鴛鴦(Mandain Duck)到舊年的喜鵲(Common Magpie)都是
一雙一對寓意情人終身伴侶永不分離。今年(八月十七日)
發行的則是大雁(Swan Goose)。留意喜鵲的片是蓋了廣州為
《海棠花》郵票而刻製的首日戳,戳圖正是一對喜鵲!

塞爾維亞延續多年的《環境保護》郵票系列在二〇一五年
其中一枚就有Mokra Gora 山區小火車和金鵰(Golden Eagle),
原本就考慮蓋上原地郵戳,最後都是銷貝爾格萊德首日戳了。

愛沙尼亞每年一度的《年度雀鳥》系列今年找來松雞(Eurasian Capercaillie),
忚們叫喊時都會把頸伸長伸高,甚有特色。

又再一次介紹歐絨鴨,這枚是去年人島雀鳥套票中最後一枚,其餘五枚分別在
七月之選》和《延續七月之選》網誌介紹過了。

紐西蘭為慶祝經典的單色圓形郵票二十週年,七月再度發行五枚同類的郵票,
但今次分別是描繪五種紐西蘭特有的奇異鳥,三元的正是國鳥
南島褐奇異鳥(South Island Brown Kiwi),隆重其事,郵戳改用銀色,
這銀色油墨並不限於官方郵品上使用。

印度與巴布亞新幾內亞去年年底聯合發行國鳥郵票,說是去年,
其實原本計劃在二〇一六年中發行,據報是印度方多番延後,
印方的當然是綠孔雀 (Indian Peafowl)而巴布亞新幾內亞則是
新幾內亞極樂鳥 (Raggiana Bird-of-paradis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