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由二〇一九年六月一日起新浪博客終止發表新文章,惟舊有文章在未被屛蔽前不受影響
敬希垂注。

2016年3月6日 星期日

續説香港的「三十一屆亞洲國際郵票展覽」

續説關於去年在香港舉行的郵票展覽,除英國之外還有不少外國郵政機關在展覽場地設置攤位,不過數目真的比歐洲小型郵展少得可憐,更甚至列支敦士登和曼島租賃攤位但沒有到港擺賣,究竟是什麼原因實未能知悉,可能他們發現香港和近年大熱的中國市場不同作了些錯誤判斷。

不過,這些有參展的郵政機關我都一一在他們處買了郵票,把其中一、兩套貼在信封上並請他們帶回國內以掛號方法寄回香港。除了比較惡劣的澳洲(掛號郵件不接受使用郵票)、澳門(自己坐船去寄吧!)、台灣(直接寄去當地原地郵局要求代寄更好)和印度(此乃爛郵政,郵票也不便宜),其他全部都做了並在近期陸續收回。只是可能香港集郵者完全不懂有這麼一回事,在逐間求問的時候總是有人在搭咀説着「這是並不可能的事」、「不可以吧!」等等,其實只要想想,本國郵票在本國使用,是什麼樣的不可能呢?


全場最熱鬧的是北韓郵政,全日總是塞滿一堆堆的人,説實話他們並非按面值標價,普通買一張《世界自然基金會》小版張要60多元,比香港郵商引進的稍貴。攤位3位工作人員並不和顧客打交道,只有收錢時才以英文單字向顧客收取款項。在把郵品交給工作人員時只看看、搖搖頭把東西收下,可惜收到時並非以掛號寄出,十分失望;而一併製作的明信片亦下落不明。

北韓對面的是南韓郵政攤位,不過我對南韓的興趣不大,只買了《世界遺產》小版張和與秘魯聯合發行的《濟州島和馬丘比丘》(即前一篇文中結尾的信封,現再貼一次)。收到時發現背後也貼滿郵票:原來我貼的郵資不夠,他們補上餘下的數目,真的很感動啊!只是遺憾掛號標籤打印不太凖確而已。



他們一併介紹一本似是《世界遺產:濟州島》的郵册,很精美但赫然發現書中除韓文及英文外竟然有中文(當然是簡體中文),但我實在接受不了除了華語地區外使用中文出版的出版物,所以沒有興趣了。

亞洲地區參展的還有不丹和泰國,他們的郵票一直都很便宜而且精美。但不知何故不丹今次定價稍高,只好找有興趣的購買。我買了數張新發行的黑頸鸛小型張,並在他們面前一一把郵票撕下!我感覺到他們目定口呆,可能真的沒有人會撕毀小型張吧。信封在兩個月後返回,隨全球郵政電腦化,不丹亦使用了標準13碼掛號編號,貼在信封上的是UPU提供的標準掛號貼紙,十分精美。泰國繼新加坡郵展之後再次在香港郵展出現,今次再請他們幫忙代寄一掛號封,信封貼了數年前的絲綢郵票,可惜之後查核原來不夠郵資,浪費了。


不丹

泰國

歐洲如果不計算列支敦士登和曼島,只有梵蒂岡城有參展了。只是到目前為止梵蒂岡城的郵票對非教徒的人興趣其實不大,我只挑選了近年的一套聖誕節郵票貼寄,返回時卻是以普通郵件寄出;高興的是他們得知情況竟免費補寄一枚!


上次有參展的新加坡、德國、新喀理瓦多、瓦努亞圖、代理lGPC全部都沒有出現!除新加坡和德國,這些都是有趣味性的國家和代理,當然我的荷包也節省了點。

數到最有興趣的,當然是來自非洲博茨瓦納和以納米比亞名義參展的Stamperija。Stamperija是近年冒起的集郵代理,印刷一般人所吐棄的商業郵票,不少傳統和上一代集郵者在網路大力討伐這個機構以致聲名狼藉,這個故事留待日後再説,不過他們卻正正經經代理納米比亞、埃塞俄比亞等國之郵票,每次參展都是用這些國家名義參展而不是Stamperija。

博茨瓦納其實在此之前已經寄過兩次掛號郵件去當地,可是並未有任何答覆。我在會場當面向坐在櫃台的兩位大媽查詢,她們也很直接地答沒有收到來自香港的郵件,實在令人奧惱。慎重起見,買到的郵票都留起來,只貼了一套便宜的禿鷹郵票請她們以掛號寄出,經一輪討論,終收取港幤10元的服務費,令我等待多年終於收到他們的掛號郵件了。

在郵展之前曾電郵聯絡Stamperija訂購了不少郵票,很多都是被評為垃圾的他們代理的郵票,包括聖多美普林西比、多哥、馬爾代夫和中非共和國等,當然還有正正經經的納米比亞郵票,我把這些郵票全部寄回所屬國家一一蓋銷:除了馬爾代夫局勢暫時不安之外。至上星期除中非共和國已經全部返回,至於馬爾代夫看來要找人帶去代寄了。


納米比亞 - 寄去製作的極限片搞成這樣,很無言


聖多美普林西比

多哥

總結來說,今次的香港郵展已經沒有太大趣味性,一來香港的集郵風氣較差、場面比新加坡的失色不少。而主辦單位未有落力向海外推廣,卻成為香港郵政和郵商的「散貨場」實在令人感到遺憾。

沒有留言: